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

寒羽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主角:任原周侗   更新:2024-05-03 18: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原周侗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由网络作家“寒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彩片段


如果能穿越一次,你会用身高换取什么属性?
这是水浒爱好者任原在上班摸鱼的时候,手机里突然弹出的一则消息。
本来他不想浪费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
但不知突怎么滴,这一天正吃着早饭的任原心血来潮,居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选择了自己的答案:
悟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选择完毕,并点击确定之后,手机屏幕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黑洞!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黑洞里传来,任原觉得脑子就像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眼前一迷糊,甚至还来不及吞下嘴里的包子,就失去了意识!
……
大宋,山西太原。
“听说了么,前日后巷学相扑那厮,吃馒头噎住了,差点儿就死了。”
“可说哩,看那厮也算仪表堂堂,结果那天脸都紫了。”
“据说醒了之后有些失魂,好像不能再相扑了。”
“确实可惜,据说之前周大侠都想看看这厮的相扑哩。”
……
某小院中,赤z裸上身的任原,呆呆地看着水缸里自己一身腱子肉的倒影,听着外人的讨论,一言不发。
大观二年,也就是公元1108年,宋徽宗在位,太原相扑手,擎天柱……
一切信息串联起来,任原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儿了。
这里是宋朝,而且是水浒传中的宋朝啊!
自己穿越的对象,就是水浒中那个同名同姓,最后被李逵用石板拍碎脑门的男人!
擎天柱任原!
这可是一位典型的水浒小人物,职业相扑选手,身材高大,力量十足,长相威武。外人都说他有金刚貌相,揭谛仪容。
除此之外,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属于典型的炮灰人士。
这可不行,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水浒世界,可不能就这么白白当了炮灰!
此时的任原,二十二岁,身高已经达到八尺五六,他暗自算了算,离原著中王教头被迫逃亡到史家庄,还有三年。
离原著自己被燕青击败,被李逵打死,还有十三年。
而离靖康之变,中原百姓被荼毒,还有十八年。
所以,任原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在即将到来的乱世,拥有一席之地。
任原不想也不愿,重活一世,混不出名堂。
更何况,他还有金手指!
这些天他已经用自己锻炼的工具,检验自己的身体素质时,他发现自己的悟性确实提高了很多!
原本任原的相扑技术,并不算强大,他更多只能靠自己的身材和力量,去压制对手。
至于技术,其实教任原的师父已经放弃让他练习技术了。
理由是任原身材太高大,动作慢,还不如一力降十会。
潜台词其实是:你悟性太差,笨得要死,这辈子也学不会技术活。
但任原穿越过来之后,再次回忆师傅教自己的相扑技术时,他发现前身一直无法理解,无法领悟的相扑技术,居然能在自己的脑子里清晰地,一遍一遍地慢放,推演。
原本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随着自己不停的推演,现在都逐渐茅塞顿开了!
任原毫毛不夸张地觉得,如果现在的自己和穿越前的自己摔跤,能用技术摔十个!
这就是悟性的作用啊!
而且更让任原高兴的是,似乎是穿越的原因,让任原这具身体的力量也进一步被开发了出来。
原本他家中用来锻炼的石墩,最重的有五百多斤,任原前身虽然也能单臂将其举起,但免不了会觉得吃力。
可现在,他单手随意一提,就能将最重的石墩抛起来并稳稳接住,还能在手里挥舞一阵,放下后,面色不红,口中不喘,鼻息不乱。
这等巨力,在水浒世界中恐怕也是天花板的存在了!
再加上变态的悟性,如果能找到一位优秀的老师指导一下武艺。
任原觉得,自己成为水浒战力天花板级别,问题应该不大!
再加上自己对原著,对历史的熟悉和了解,似乎在这个时代干出一番大事儿,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这儿,他内心就十分激动,双手用力之下,水缸边缘被硬生生拧下了一大块!
停,先别激动,下一步,该去哪儿呢?
水浒中,有名的老师并不多,在任原心里,东京禁军八十万总教头王进肯定是首选。
可问题是,王教头还有三年,才会被高俅陷害,逃难到史家庄,难道自己现在就要去史家庄等着?
而且史进是史太公独苗,王进在史家庄教史进是天经地义,自己就算去史家庄当了庄客,也未必能让王进教自己。
难不成,自己得去拜史太公为义父?
那如果不选王进的话,还有谁可以当自己的老师呢?
任原苦苦思索,突然间,他想到一个人!
刚才外头有人说,周大侠想看自己相扑?
周大侠?哪个周大侠?
啊!是了!怎么把他忘了!
任原一拍脑门,思路一下子打开了!
在后世各大和水浒有关的评书中,确实有这么一位周大侠。
据说他有四位弟子,武艺都是水浒天花板级别!
铁臂膀周侗!(正史记载是周同,评书写为周侗,这里就用评书名字啦。)
反正卢俊义林冲史文恭是不是真的徒弟不好说,岳飞可真的是他的学生!
如果能拜他为师……那以自己的悟性,这武艺还不是蹭蹭上涨!
而且还能白嫖一个著名师弟!如果可能的话,没准还有著名师兄!
这买卖,太划算了!
说干就干!
任原套上一件褂子,一把拉开自家小院的门,当他高大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聚集在家门口闲聊的一伙人,立刻没了声息。
毕竟任原这块头确实大,而且那硬朗威严的相貌,压迫力可不小。
“刚才是谁是在说周大侠?”
任原环顾一圈之后,开口问道。
“是,是我……”
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不敢抬头,微微抬手示意。
“周大侠现在何处?你可知道?”
任原大喜,一把冲过去,两手像虎爪一样死死捏住这小厮的肩膀!
“疼,疼,疼……”
那任原力量之大,让小厮忍不住痛呼,任原一看自己莽撞了,赶紧松手,给小厮拍了拍,同时往腰间一摸,塞给小厮一块碎银子!
“小哥,这碎银子你拿着,大概半贯,告知我周大侠在何处即可!”
可别小瞧这半贯钱,哪怕任原相扑手段惊人,一场也就能赢个5-6贯钱左右。
而在宋徽宗时期,一贯钱能换半两银子,半贯就是四分之一两,这可不少了!(宋代前期一贯钱可以换一两银子,但徽宗时期经济能力下降,通货膨胀,一贯钱只能换半两银子。)
“没记错的话,刚听人说他刚往西门去了,你现在去寻他,应该能追上。”
小厮本来对任原捏痛自己很不满,但一看手里的钱,顿时就顾不上埋怨了,给任原指明了方向。
“多谢!”
任原赶忙扔下小厮,按记忆中的路线往西门跑去!
一边跑,他心里还一边喊
“师父!你等等我!”
......

太原西门外不远,周侗戴着范阳斗笠,背着一个包袱,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手里提着一把朴刀,正不紧不慢地走着。
突然间,他耳朵一动,听到身后传来十分有力的脚步声,而且还在不断朝自己逼近。
他有些疑惑,自己的名声在江湖上还算显赫,这脚步声直冲自己,莫非是想和自己有仇?
单手按住朴刀,周侗回头,想要看个究竟。
一回头,土路上烟尘滚滚,一条大汉直冲自己而来,离自己还有五六步时双腿一弯,推金山拜玉柱,“哐哐”给自己就磕头!
嘴里还喊着: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你是何人?可知我是谁?为何直接就拜师?”
周侗大吃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敢情这厮是来拜师的?
可不对啊,江湖都知道自己不怎么收徒,怎么还有人上来就拜师?
“师父在上,您铁臂膀周大侠的名字江湖上无人不知,弟子自小便崇拜师父的侠名。听闻师父最近来看弟子相扑,想着定是准备收我为徒,心情激动,以至于吃饭时因此差点儿噎死。”
“幸亏老天爷垂怜,阎王爷说弟子还未和老师相认,命不该绝,便让弟子重新醒转。刚好赶上师父出城,可以重新和师父续上师徒缘分,此乃天定缘分,我自然要拜您为师!望师父成全!”
任原当然知道周侗之前可能并没有收徒的意思,但他早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辞。
我就是因为听说你要来看我比赛,激动滴差点儿噎死,你作为大侠,不给点补偿说不过去吧。
再说了,我都是差点死一次的人了,我说这是阎王让我拜你为师,缘分天定,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哦,原来是那个摔跤的后生。”
周侗听完之后,看着任原的模样,也记起他是谁了。
是了,就是那个之前自己挺感兴趣的后生,听说吃馒头差点儿噎死,没想到还有这么个说法。
毕竟大宋年间,鬼神之说还是很有可信度的,加上任原这次差点儿噎死也是真事,看着这么真情实意的表现,周侗也信了七八分。
“是啊,师父,是我,如今我重新醒了,您应该收我为徒啊!”
任原也是豁出去了,等不了王进了,周侗这条大腿,必须抱紧!
“嗯……”
周侗没有说话,一边捋着胡子,一边上下打量着任原。
任原知道,关键的时候来了,能不能被周侗看上,就看现在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被周侗盯着看时,任原感觉自己像被猛兽盯住了一样,感觉全身上下似乎都被看透了!而且似乎有种千斤重担压在身上!
但他没有动摇分毫,咬紧牙关,挺直脊背,就这么跪在周侗面前。
相貌庄严,身板不错,心志也不错,可惜年纪有些大,咦,等等……
本来正准备说点什么的周侗,突然看到任原双膝跪地磕头后,地上出现了几个坑。
要知道这虽然是条土路,但平时人马来往,早就把土跺得严实,这能磕出坑来,此子一身神力怕是难得。
“好,那我就收下你。”
一念至此,周侗直接答应了。
“师父啊,你一定要……啊?”
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任原,瞬间都傻了。
啊?这么轻松的嘛?不用再多说一些什么,不用进行考验的?
“怎么,我收下你了,你不愿意?”
周侗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这个新徒弟,小子,还想在你师父面前玩心眼?
你还太嫩!
“愿意!愿意!”
任原当即再次拜倒,“今日起,我任原便是周师弟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然后“哐哐哐”,又是三个响头!
“行了,起来吧,回去收拾一下吧。”
周侗看着新收的徒弟,有些好笑。
“啊?师父,你刚收下我,就要赶我回去?”
任原咧了咧嘴,要不要这么刺激?
“你想什么呢?看看你身上,你的包裹呢?盘缠衣物都没有,怎么跟我走?快去收拾一下,为师再此等候。”
周侗笑了笑,走到路边一颗大树下盘腿而坐,徒弟他不是没收过。但这个样子的徒弟。倒还是第一次见。
倒也有点儿意思。
“好咧!那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啊!我去去就回!”
“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啊!”
任原听了之后,赶紧爬起来就往回跑,生怕周侗反悔!
“快去快去!皮猴子一个!我就在这里!”
周侗笑骂了一句,靠着大树假寐,这徒弟,确实有意思。
任原这边,他则是快速冲回了租住的小院子,开始收拾东西。
他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粗重家伙什一概不要,就收拾几件衣服,打包一下屋内的现钱,拿了双鞋,提了一根哨棒,风风火火就冲了回去,连小院的门都没关。
“你看,就说这厮噎住之后,出毛病了吧,出门都不关院子。”
“就是就是,好好一个后生,说疯就疯了。”
……
在任原离开之后,街坊邻居们又探出头来,看着远去任原的背影议论纷纷。
但这一切,对任原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人生,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
乡间的小路上,师徒俩正一前一后走着,风中时不时传来他们的对话。
“师父,我是你第几个弟子来着?”
“嗯……你算第三个吧,当然,也可以算第二个。”
“啊?为什么啊?”
“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告诉你。”
“哦,那师父,你打算教我什么?”
“你想学什么?”
“只要师父教的,我都学,嘿嘿。”
“滑头滑脑。”
周侗看着跟在自己身后嬉皮笑脸的任原,心里倒是不讨厌。
可能是前几个弟子,面对自己时都特别恭敬有利,像任原这种脸皮这么厚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任原。”
“弟子在。”
任原赶紧答应。
“在为师门下,勤学苦练,风餐露宿是常事,你能做到吗?”
周侗语气严肃。
“能!弟子不怕苦!”
任原当即拍着胸脯说。
有这么强悍的身体作为基础,再有可怕的悟性作为金手指,这要是再学不会周侗的本事,那自己可以去跳湖了。
“好,我门下弟子以三年为期,三年之后,你若学有所成,便可行走江湖。”
“但你切记,行走江湖,不可为非作歹,欺压良善,卖国求荣,否则的话,师父定会清理门户!”
“弟子谨记!”
春日的暖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师徒俩并肩而行,慢慢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任原问完之后,很明显,刘四夫妻俩和他的老父亲,都沉默了。

“娘,吃~”

小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看爹娘不说话,立刻举起鸡腿要往爹娘嘴里塞。

“大宝先吃,娘一会儿就吃哦。”

刘四媳妇赶紧安慰自己的孩子,生怕惹任原不开心。

“没事,无妨。”

任原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小孩子继续玩耍,同时正经地问刘四。

“刘四兄弟,说吧,到底儿怎么了?你上了梁山,就是山寨一员,如果你受了不公的待遇,我身为寨主,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对,刘四,有什么事情就和寨主讲,大老爷们的,别藏着掖着。”

宋万也上来,拍了拍刘四的后背,鼓励他。

“各位寨主,那俺就说了,俺全家,原本都是梁山脚下西溪村人,俺爹娘,俺浑家,还有两孩子,家里还有几亩薄田,一年到头,虽然不说衣食无忧,但也没饿着肚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西溪村,那很近啊,就在山脚下。”

杜迁作为梁山老人,这时候也惊讶了,这么近的地方,发生了什么,让这汉子一家人都要上山?

“是的,可惜好景不长,西溪村那里的保正的小儿子,有一天看上了俺浑家,就各种调戏,俺们多次忍让逼退,可他们仍不满z足。”

“先是污蔑俺爹娘偷改地契,硬生生把俺家的田地夺走,然后又假借给西溪河伯送童男童女之名,要强夺俺两个可怜的孩儿。”

“就在俺全家一筹莫展之际,保正的小儿子再次上门,说只要俺浑家去陪他一夜,就不再为难俺们一家。”

“畜生!”

袁朗的表情已经黑了,他忍不住骂了出来。

“俺自是不肯,那保正的儿子便掏出一张借条,说是俺欠他五十两银子,再还不上,就要放火烧俺的房子。”

“俺娘气不过,上去理论,被他们带人一推,跌伤了后脑,当场就去了。”

“混账!就没有人管吗?你们可曾去报官?”

任原火一下子就起来了,这是什么土匪村霸?这么无法无天?

“俺们当然去了,可是寨主,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俺去城里告,衙门的人却乱棍把俺打出来。”

刘四越说越伤心,还拉开衣服指出被打的伤痕。

“怎么回事儿,郓城县的主事儿是个不错的官才对。而且,我听说郓城县有个外号及时雨的押司,应该不至于庇护这种人吧。”

杜迁有些不敢相信,他在梁山也一段时间了,自认为对郓城县还是有些了解的。

“俺就没进衙门,没见到知县大人。至于那个押司,俺在西溪村保正家里见过一个押司服饰的黑矮子,他和保正相谈甚欢,保正还给了他很多银钱,不知道是不是他。”

“所以,无奈之下,俺只能葬了俺娘,两个月前举家上山。幸得遇到寨主,不然俺还不知道出路在何方。”

刘四说完自己的经历之后,几位头领都是闭口不谈。

像刘四这般遭遇的人少吗?不,可不少。

“那个押司,是不是就是绰号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

袁朗开口问道。

“二寨主也知道此人?俺还是从保正家一个护卫口中听说的,正是此人。”

刘四有些惊讶。

“哼,早年在江湖上,说山东地界有个及时雨,仗义疏财,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徒有虚名的人。”

袁朗摇头,语气不屑。

“身为押司不为民做主,反而收受贿赂,这人的名头,都是吹出来的吧。”

宋万等人也是一脸看不上的样子。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宋黑子身材矮小,相貌一般,为了闯荡江湖,只能给自己安排一个好名声,表面上仗义疏财,背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龌龊勾当。”

任原对宋江也没有啥好印象,这就是个用兄弟的性命给自己铺路的主儿,而且心狠手辣,看上谁就会用绝户计逼人上山,原著中秦明就深受其害。

这一世,有我任原在,宋黑子,你别想闹腾!

“刘四,既然你有冤屈,山寨又做好了替天行道的准备,那么你的事儿,就是山寨的事儿!”

任原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吩咐下去“今天太晚了,而且白日刚动刀兵,明日派人下山打探西溪村保正的消息,明晚我们就下山,给刘四兄弟讨一个公道!”

“哥哥放心,我等明白。”

刘老爷子和刘四一下子又给任原跪了下去,“寨主!多谢寨主为俺报仇!”

“起来!我梁山兄弟,一心同体,只要是上山的兄弟,就不分彼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的仇,我们山寨报了!”

刘四一家人千恩万谢下去了。任原叫住杜迁,让他和自己说说西溪村的情报。

“杜迁兄弟,这个西溪村,是个甚么情况,你可晓得?”

“哥哥,这个西溪村,说来也怪,据说那里有鬼。”

杜迁不愧是梁山老人,稍微回忆一下之后,立刻就想到了一些。

“哦?有鬼?怎么说?”

“咱梁山脚下有条溪,溪两边各有一个村子,西边的叫西溪村,东边的叫东西村。这两村子祖上都是一家人,后来兄弟分家单过了。”

“两村分开之后,虽然各过各的,但时不时也会因为溪水发生矛盾。不知何时起,西溪村那边总说溪里有水鬼,为了平息大伙儿的恐慌。西溪的保正请了大和尚等人做法事,并用大青石雕刻一座宝塔,放在溪中,镇住水鬼。”

“说来也怪,自从这事儿之后,西溪村日子还真得比东溪村好一些,这下东溪村不干了,他们的保正就去溪里,把那石塔搬回了东溪村,顺便在江湖上给自己赚了个诨号。”

“托塔天王晁盖?”

任原挑了挑眉头。

“正是此人,没想到哥哥也知道他。”杜迁稍微有些惊讶,但这不影响他继续说。

“石塔被搬走之后,东溪村又平安下来。西溪那边,水鬼闹得厉害,这时候西溪的保正就说,西溪有河伯可以对付水鬼,但需要每年给河伯送童男童女,才能让河伯恢复法力。每次和送童男童女的仪式,都是西溪保正去操办,每次都会向全村人收钱。小弟觉得这水鬼的说法,没准就是这保正编的!就为了骗老百姓的钱财!”

杜迁一股脑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对于西溪村的这个水鬼言论,他是不信的。

“哼,这种事情,恐怕一个保正还不能撒这样子的弥天大谎,背后一定有官府的人。”

任原才不相信这事只靠西溪村保正一个人能做出来。

说背后没有一些贪官污吏,他是怎么也不信的。

就比如……宋黑子,你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这么看,这西溪村,确实有鬼,那明日,就让我们去会会这鬼!”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鬼,敢在我梁山脚下这么嚣张!”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水生,金生,快,先喝口水。”

阮小二的妻子刘氏,也在这一桌,她一边带着孩子,一边给两个弟弟倒水

这两是她堂弟,这次听说梁山招人,就跟着一起来了,做姐姐的,自然要照顾一下。

“姐姐,你现在可是梁山的头领夫人哩,那怎么也亲力亲为做饭啥的,不应该买几个侍女嘛?”

刘金生年纪小,有些不懂,他觉得自己姐z夫已经是山寨水中大头领了,怎么也得优待一下姐姐吧。

“说甚么浑话哩,梁山上,都是和咱们一样的穷苦百姓,寨主仁义,才给大家提供食宿,这可不是让咱们来当大财主的。”

刘氏给了这个小弟一个脑门。

“再说,你姐z夫刚刚上山,寸功未立,直接就是水军头领的位置,可见寨主的信任,我们可不能做些作奸犯科的事情拖累他。”

“更何况,姐姐本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有手有脚,自己做事儿习惯了,哪来买侍女的说法?”

“就是,你踏实一点儿,以后跟着寨主干出一番大事儿,也算对得起爹娘了。”

刘水生也教育着弟弟,这个弟弟年纪小,做事儿还没有分寸,这次本来不想让他来的。

无奈家里老父亲叮嘱,说打虎亲兄弟,非让自己带着弟弟出来不可。

“哥,咱们水性一般,姐z夫那天说了,他水军要得都是水性好的,咱们进不了水军啊。”

刘金生有些担心,自己和哥哥虽然在石碣村长大,奈何水性确实一般。

“进不了水军那就进步军,你忘了姐z夫说了,梁山预设马步水三军,现在马军没有头领,所以其实只有步水二军,水军咱们去不了,那就去步军,凭咱们的本事,还怕混不出人样?”

刘水生教育弟弟,其实也是在给自己信心。

虽然做了强人,但梁山和别的地方不同,起码听自己姐z夫说的,这里能给普通人一个好出路!

“说得好!这位兄弟,来,咱们喝一碗!”

……

“金头目,你怎么过来了?”

阮小二的妻子,之前上山见过老金,知道他是重要的账房头目,还来迎接过阮小二他们。

“好叫嫂嫂得知,今天是整个梁山的大日子,哥哥一早就让我账房做好销账的工作,趁着今天人齐,赶紧把这段时间的帐都清了。”

老金带着一众账房,正穿梭在各个桌子之间,他们要把最近梁山何处的赏钱之类的,都发完。

“那你继续忙,我们这边应该没什么事情。”

刘氏也是个伶俐的,一看老金身后的喽啰还扛着箱子,就知道这事情耽误不得。

“谁说没您的事儿,诺,这也有嫂嫂您的。”

老金翻了翻账本,掏出一张纸。

“阮刘氏,协助伙房安排酒宴,协助安置百姓,当领六贯六百文。嫂嫂看看数对不对,对的话在这签个字。”

身后的伙计把点好的钱递过来,刘氏看着这张纸,都有些不敢置信。

“真的假的?去帮厨,去给人引路,也给钱?不不不,金头目,你赶紧收起来,我丈夫和两个叔叔都已经是领头领的薪水,你可不能再多给我们家啊。”

刘氏是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有赏钱。

“嫂嫂,这哪儿敢作假?哥哥心里明镜一样,我们可没有那么多脑袋搞这种事情。”

“那行,可是我不会写字,怎么办?”刘氏有些为难。

“不碍事,这里有纸,有印泥,咱盖个手印也行。”

显然,任原他们考虑到了很多老百姓都不会写字,让老金这边特地准备了印泥。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刘氏闻言,也是松了口气,还好没有给自家丈夫丢人。

她当下摁了手印,然后收了赏钱。老金这边也打了招呼离开了,因为还有很多账要销。等刘氏再回头看自己两个弟弟时,发现他们已经有些呆住了。

“姐,这要是在咱家里,几个月也未必有六贯钱啊!”

刘金生看着这六贯钱感慨道。

石碣村都是普通渔民,近些年,生意都不好,贪官污吏太多,普通老百姓只能苟延残喘,勉强填饱肚子。

刘金生长这么大,这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钱。

刘水生虽然好一点,但显然也被震惊到,真没想到,梁山居然这么大方。

“好啦,你们两个到时候跟着寨主好好干,等将来也做了头领,也算是给你们爹娘一个交代啦。”

……

此时的其他桌上,也在上演着差不多的场景。

“四哥,你们平时在梁山上,也吃这么好么?这次过年都好哩!”

刘四那张桌子上,一个半大小伙正在问他。

其实已经陆续开始上菜了,有的桌上东西已经摆了不少,只不过可能人还没来齐,暂时没有开席而已。

这次的宴席任原特地嘱咐了,别要花式,就图一个简单,量大,管饱。

但对于长期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大部分百姓们来说,酒桌上的东西,已经是难得的珍馐了。

“也不是天天吃的,以前王寨主在的时候,也是一年难得吃一次。但现在任寨主在了,就吃得经常了,这宴席前几日才刚吃过一次了哩。”

刘四作为经历了梁山两代寨主的老人,是很有发言权的。

毕竟之前王寨主在位的时候,梁山也是扣扣搜搜习惯了,就算是有酒宴,也得限量供应,哪像现在这样子敞开肚皮吃?

而且,自己短短几天之内,就已经成为了梁山的小头目,这在之前王寨主在位的时候,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哎,都动筷子啊,还在等什么呢?”

等刘四回神时,发现身边这群十七八岁的后生都看着满桌子的菜流口水,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想来这些后生也知道,现在四哥是头目,四哥不动筷子,他们不能动。

这会刘四一说话,这声音在他们听来几如天籁,众人瞬间都发动起来,纷纷捡那上好的羊肉牛肉便往嘴巴里塞!

有的人还有模有样的给邻座倒酒,学着从前过年时家中尊长吱吱品酒的模样,煞有介事的小酌着碗中美酒。

有的人眼含热泪,拼命咀嚼嘴里的肉食,甚至还没有咽下去,就继续一个劲儿往嘴里塞。

有的年纪大一些的汉子,习惯性在自己身边多摆上一两副碗筷,然后往里面夹满吃的,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很多年之后,依然能回味起这顿露天酒宴的味道,哪怕那时候他们已经再也不用为衣食发愁。

但是,那时候无论他们怎么回味,都再也找不到这一天的感觉了。

因为这一天,他们吃下去的,不仅仅是一顿美味佳肴,还有他们前半生的苦。

……

“哥哥,你在看什么呢?”

梁山聚义厅前,任原站在矮墙边上,看着远处的宴席场所,听着风中传来的欢声笑语,手里端着一杯酒,久久没有动静。

“啊,袁朗,你怎么不去吃酒?”

“哥哥不去,众位兄弟都不放心,我来看看哥哥。”

袁朗也端着一碗酒,笑眯眯站在任原背后。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