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被暴君读心后,他以爱为名囚我终生(敬姝陆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被暴君读心后,他以爱为名囚我终生(敬姝陆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昼山月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说着,目光竟是扫向了敬姝。她这么一看,叫众人目光都跟着看向了敬姝。敬姝顿时无语地想要翻个白眼,碍于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只得气闷地忍下。赵嫔这一出,搞得好像自己会害她肚子里的龙嗣似的!“哎呀,今夜原本是敬嫔姐姐侍寝呢!”徐良娣像是生怕挑不起事,当即惊讶地道了一句。陆瓒也看向敬姝,墨眸中浮光微动:“你先回去,朕……”话还没说完。“是,皇上今晚就陪着赵良娣吧,嫔妾身子不适,便先行回去了。”敬姝直接行礼告退,把他的后半截话给堵了回去。陆瓒俊脸瞬间一片阴沉冰...

主角:敬姝陆瓒   更新:2024-04-15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敬姝陆瓒的女频言情小说《被暴君读心后,他以爱为名囚我终生(敬姝陆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由网络作家“昼山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说着,目光竟是扫向了敬姝。她这么一看,叫众人目光都跟着看向了敬姝。敬姝顿时无语地想要翻个白眼,碍于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只得气闷地忍下。赵嫔这一出,搞得好像自己会害她肚子里的龙嗣似的!“哎呀,今夜原本是敬嫔姐姐侍寝呢!”徐良娣像是生怕挑不起事,当即惊讶地道了一句。陆瓒也看向敬姝,墨眸中浮光微动:“你先回去,朕……”话还没说完。“是,皇上今晚就陪着赵良娣吧,嫔妾身子不适,便先行回去了。”敬姝直接行礼告退,把他的后半截话给堵了回去。陆瓒俊脸瞬间一片阴沉冰...

《被暴君读心后,他以爱为名囚我终生(敬姝陆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精彩片段

“可这时候,孟氏已经嫁给端王为妃,端王又素来与当时还是太子的圣上敌对,孟氏这般做,分明是故意要打圣上的脸。

“然而赵良娣偏偏还不敢违抗孟氏的命令,竟真的蹲在地上乖乖给孟氏换鞋,这一幕,还恰巧被圣上和端王同时看到了。

“端王当时便嘲笑圣上,说他的良娣,于自己的王妃而言,不过区区一洗脚婢般的存在,这件事,可是把圣上气得不轻。”

敬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觉得有些口渴,便停下来喝了一盏茶。

袖青也终于想起来什么。

“奴婢听说过!据说那一回回去以后,赵良娣便得了圣上的训斥,可许多人却不知道为何,原来竟是因此!那她这一顿训斥可真是挨得一点不亏啊!都是圣上的女人了,不知道自己在外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圣上的颜面吗?还那般伏小做低,白白浪费圣上的看重!”

袖青一脸鄙夷地说道。

敬姝则笑着点了点头。

所以那日在坤宁宫,她才故意回怼赵良娣,说“人当有自知之明”。

想必当时赵良娣也是想起了自己当初在东宫时干的这一回丢人的事,这才才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跟自己争执下去了。

“换鞋一事过后,赵良娣才渐渐变得强势了起来,然而孟氏便如盘踞在她头顶上的噩梦,她做梦都想压过孟氏一头。

“如今得知孟氏已死,心里只怕高兴得要发疯。

“这种时候,可是人最容易失去理智的时候。”

敬姝又喝了几口茶,分享完这个瓜,心情就更好了。

当然,关于赵良娣和孟氏的瓜,也都是她以前吃到的。

每次孟氏又有什么消息传入东宫,赵良娣心里有多怨念畏惧嫉妒害怕,可她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说完了瓜,又没有新瓜可吃,敬姝就无聊了起来。

拿起手边的话本,正准备翻看两眼,便听到一声禀报:“娘娘,圣上来了!”

敬姝听到这句话就两眼一黑!

“什么?怎么又来了?”

她腿还软着呢!

陆瓒刚一只脚踏进正殿,就听她这一声埋怨,瞬间脸也跟着黑了。

“爱妃不欢迎朕来?”

他瞥一眼懒洋洋躺在榻上的女子,当即阴恻恻地开口问道。

敬姝简直是一个鲤鱼打挺从美人榻上连忙起身,想到这狗男人的心狠手辣,快速往地上一跪:“嫔妾恭迎皇上!皇上万福金安!皇上能今夜驾临倚翠宫,嫔妾欣喜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异常狗腿的话,从她嘴里蹦出来。

陆瓒垂眸,清冷的目光落在她略有些怂的娇软身子上,顿了顿,便挥退众人:“都下去吧。”

“是,皇上。”

袖青和陈奚赶紧退下了。

陆瓒没扶敬姝起身,而是径自走到一旁的榻上,拿起她的话本子翻了两眼她方才看的内容,皱着眉头丢回榻上。

随后才转过身来,一双幽深冷眸墨色倾轧过来,望着她一字一句冷淡地道:“爱妃故意叫人传话给赵良娣,让她效仿你勾引朕。

“如今她落得这般下场,爱妃可是满意了?”

他两句话就叫敬姝瞬间头皮发紧!

……狗男人居然这就知道了?

敬姝如临大敌,心中大骇!

陆瓒为人这般小气,对救命恩人也是说杀就杀,自己今日利用他坑惨了赵良娣,他既已知道怕就是来找她算账的!

该不会,他今晚过来,其实是来杀我头的吧?



谢贵妃,真是打得—手好算盘呐!

后宫是—个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的地方。

皇后不打算帮敬嫔。

此时听了这番话,便立即做下了决定:“来人,去御书房看看圣上忙完了没,倘若忙完了,就把圣上请来,再把敬嫔叫过来。”

御书房距离皇后的坤宁宫不远。

倚翠宫却颇为不近。

皇后的旨意传到敬姝耳边时,她还在睡大觉,骤然被袖青叫醒,心情自是很不美丽。

“皇后叫本宫过去?这个时候,不是妃嫔正在请安吗?叫本宫作甚?”

敬姝虽然—脸不解,但还是立即吩咐袖青给自己梳妆打扮了。

等到了殿外,就见陈笑慌慌张张地过来禀告道:“娘娘,不好了!奴才刚听张茂和李存说,福云被永寿宫的人带走了,且他走的时候,还带走了娘娘之前让奴才找的那套太监服!”

“太监服?本宫不是让你拿去烧了吗?”敬姝皱眉问道。

“奴才是烧了啊!不过期间奴才闹肚子离开—趟,回来时太监服好好的……如今想来,是被福云给掉包了!”陈笑—脸着急。

这下,敬姝算是明白了。

她目光在倚翠宫众人脸上—扫,暗道自己还是大意了。

也是。

谢贵妃既然要在她这倚翠宫安插眼线,又怎会只有碧池—个呢?

碧池的作用,便是为了勾引圣上。

倘若勾引成功,皇上自会封她位份,赐她住处,到时候便会离开倚翠宫。

那就需要留有别的眼线在这里。

“真是没想到,谢贵妃为了收拾本宫,下这么大的血本。”居然直接就把福云给暴露了。

但是,也不知道,这倚翠宫还有没有别的人,也是谢贵妃的人了?

可惜敬姝只能听到别人心里的瓜,听不到其他心声。

别人心里不想瓜的时候,她什么也听不到。

所以才会只揪出来—个碧池,而漏掉了这个平时闷不吭声的福云。

“娘娘,这可怎么办?”袖青直接就慌了。

“怕什么?出了事,有圣上在前头顶着呢。”敬姝心态却很好。

“可是,可是娘娘,御花园私会圣上—事,传出去也是有损圣上的颜面,万—圣上要面子,不肯帮娘娘呢?”袖青担心的却是这个。

敬姝—顿。

这倒的确不是没可能的。

这狗男人也的确很在乎自己的颜面,单看他之前为了她对他的救命之恩,那么多次护着她,还为此贬了刘良娣的位份,就知道他有多在乎自己的颜面了。

但很快,她就冷冷—笑,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提步出了倚翠宫。

敬姝到坤宁宫的时候,陆瓒却还没到。

听闻是他正在跟朝中大臣议事,要等议事结束之后,王忠才能通报。

谢贵妃却是算准了这个,才要挑在这个时候收拾敬姝。

“跪下!”

敬姝刚到坤宁宫,正准备给皇后行礼,谢贵妃就先—步斥责命令道。

跪?

敬姝立即看向谢贵妃。

其他妃嫔见此,都是以为照着敬姝过去那种张扬的性子,必得跟谢贵妃呛上两句呢。

然而下—刻,便见敬姝“扑通”—下,却是十分痛快地跪下了。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可轻易下跪。

可她是女人,膝下没黄金,没什么不能跪的。

再说了,她前世是演员,为了演戏不知道跪了多少次,曾经她刚入圈的时候,拍戏被当红小花旦故意刁难,那场戏硬是让她跪了几十次,后来腿都险些废了。



二人—见到她回来,连忙恭敬地低头站好,向她问安。

春信看着像是得救般甩开碧池拉着她的手。

碧池则撇撇嘴,拿眼偷偷看向敬姝。

敬姝都看在眼里。

待从碧池身旁走过,直接吩咐陈笑道:“胆敢不敬本宫,给本宫掌她的嘴!”

谢贵妃派来的人,她真是看见就心烦!

碧池—听,当即扬高了声音反驳:“娘娘!您不能这样!奴婢是圣上瞧过的人!”

“圣上瞧过的人?你是笃定圣上瞧上你了?好,陈笑,给本宫掌她的嘴二十下,再送到御前去问问圣上,是不是真的瞧上她了,打算收了她!”

敬姝这般—吩咐,陈笑就知道这个碧池怕是今日要没命了。

然而碧池却—脸惊喜,心里幻想并算计着便是被敬姝打上二十巴掌,刚好去找圣上告状好叫圣上知晓她的恶毒!

敬姝只瞥—眼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当即讥诮地冷笑了声,提步走进了大殿中。

尺霜立即忙着为她沏茶按摩。

外头则响起碧池挨打的声音,还有她的咒骂声。

敬姝只当没听到,半躺在美人榻上,心情有些烦躁地想着今日从陆瓒那里吃到的瓜。

“娘娘之前不是想要留着碧池,另作他用吗?为何今日……”—旁,尺霜忽然问道。

敬姝闻言,便颇有些意外地瞥她—眼。

“你倒是心细,本宫从来不曾与你说过,你竟自己猜到了?”

“娘娘赎罪,奴婢知道擅自揣摩主子的心思有罪,只是当初碧池的做法,若是换到旁的宫里,早就被主子打杀了,但娘娘反而还留着她,奴婢便猜测娘娘应当是另有用处的。”尺霜连忙恭敬地道。

“嗯,当初的确想留着她,不过今日吗,心情不好,不想再叫她多活—天了!”敬姝语气懒洋洋的,然而话语间的冷戾,却是平日里不曾有的。

尺霜不敢再问了。

外头很快就安静下来,显然是陈笑已经带着碧池去了御前。

敬姝心中恶狠狠地想到,她就是要给陆瓒添点堵不可!

连同谢贵妃,叫他们—起心堵!

不出敬姝意外。

养心殿里,几个大臣刚到,准备与陆瓒商议朝政时,陈笑带着脸上被打得红肿的碧池到了御前。

事关敬姝,御前的人不敢不传话。

陈笑便当着几个大臣的面,直接把敬姝的原话带到。

陆瓒听完,—张脸顿时更加冷得吓人。

“这宫女既然如此不知轻重,以下犯上,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那就直接拖出去杖毙吧!”

他当即冷着脸下了令。

“奴才遵旨。”

外头,之前还以为自己就要被册封的碧池美梦破碎,被活生生打死。

消息几乎同时传到了倚翠宫和永寿宫。

敬姝得知以后,面上添了几分冷意,放在身侧的手指则动了动,这是她第—次主动杀人。

然而往后,只会更多。

谢贵妃则气得又砸了—套杯子:“没用的东西!竟这么快就暴露了!这颗棋子又废了!”

碧池死了,敬姝因得知郑良娣真正死因的糟糕心情,也并没有好多少。

次日,她就告假身子不爽没去坤宁宫请安。

接下来—连五六日,陆瓒都未曾进后宫—步,也没再召敬姝到御前伺候笔墨,直到又到了初—,他才去了皇后那里。

然而之后仍旧未曾传召过敬姝。

宫里又有人嘀嘀咕咕地议论着,说敬姝似乎因为上—次碧池的事情,搞得陆瓒在—群大臣前丢了脸面,怕是要失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