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盖世君王洪荒

盖世君王洪荒

笔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洪荒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没想到竟然会赶上穿越的浪潮。一觉醒来之后,他被传送到了一个架空王朝,摇身一变,成为了当今圣上!虽然贵为九五之尊,可原主却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被人架空不说,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洪荒断然不会让好好的一个王朝会在自己的手中,他立志要逆袭!

主角:洪荒,秦寿   更新:2022-07-16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洪荒,秦寿的女频言情小说《盖世君王洪荒》,由网络作家“笔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洪荒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没想到竟然会赶上穿越的浪潮。一觉醒来之后,他被传送到了一个架空王朝,摇身一变,成为了当今圣上!虽然贵为九五之尊,可原主却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被人架空不说,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洪荒断然不会让好好的一个王朝会在自己的手中,他立志要逆袭!

《盖世君王洪荒》精彩片段

“陛下,醒醒......”

洪荒缓缓睁开眼,看见一个戴着金步摇,发髻如云,妆容精致的古典美人看着自己。

“我在做梦?”洪荒单身二十多年,从不觉得在现实中会遇到穿汉服的美女盯着自己看。

他的心脏兴奋得突突直跳。

“陛下醒了?臣妾不是故意打扰陛下睡觉的,实在是有要事儿相商。”丽嫔萧媚儿之所以胆子这么大,完全在于这个傀儡皇帝平时善良懦弱,不会惩罚她。

虽然看不上这个皇帝,但是现在,也只有皇帝能帮她渡过这一关了。

以为是在梦中,洪荒胆子大起来,一骨碌爬起来,看着这美得不要不要的仙女,伸出手,摸了摸美女的脸蛋。

“真滑!皮肤Q弹。”洪荒忍不住心中感叹,鼻子还闻着手上的余香。

被这突袭一下子搞懵,萧媚儿脸红红的,这么多年了,陛下不是只喜欢钻研佛经,对她们这些后宫嫔妃不理不睬吗?

皇帝今天转性儿了?

“如果这是个梦,老子宁愿一直不醒,这还是第一次做这么真实的梦,摸到的美人脸蛋竟如此真实!”

洪荒很满意如此梦境,索性问道:“爱妃有什么要事儿啊?”

“陛下,臣妾是丽嫔。”萧媚儿只道是皇帝妃嫔太多,记错了人。

“哦,对对对,爱嫔有什么要事儿?”

他要顺着这个梦境,把这后宫嫔妃好好地照顾照顾。

“秦寿又来看秦太妃了,我怕......”萧媚儿欲言又止。

“秦兽?”洪荒乐了,还有人取这种名字的?

“陛下又魔怔了?”看着傻笑的洪荒,萧媚儿无比失望。

这傀儡皇帝除了看佛经,一无是处,还时不时失魂,被很多人暗里明里当作傻子一枚。

“秦寿看秦太妃,你怕什么?”洪荒问。

萧媚儿被问怵了,这皇帝是真傻还是假傻,每一次那个秦寿来,不都是让他出面应付的吗,今天怎么还问如此问题。

虽然如此,萧媚儿还是如实回答:“陛下忘了?秦寿是首辅秦明的长子,颇受秦太妃喜爱,三天两头进宫面见秦太妃,一个月前,臣妾无意中被他看见,只要一进宫,他必定会纠缠臣妾,前几次都是陛下解救的臣妾。”

“什么?一个外男还敢大摇大摆的进后宫?”洪荒虽然不怎么懂古代的皇家后宫规矩,但是从电视剧中还是知道点礼法的。

“秦大人是首辅,秦太妃现在又把持后宫......”萧媚儿点到即止。

洪荒心中闪过权臣当道,其子骄扬跋扈的电视剧场景。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脑袋上绿油油一片,洪荒就心脏憋闷,火气上冒。

好家伙,做个美梦还要戴绿帽子吗?

老子在梦中还能被一个秦兽欺负了?

“爱嫔不要怕,有朕在!”洪荒此时已经被几个宫女服侍着,穿好了九爪龙袍皇帝专有便装。

啧啧,这皇帝的衣服就是精美霸气!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洪荒心中颤抖,强行压制着肢体不兴奋散乱。

他觉得这梦越来越真实了,但他不会掐自己,他要在这梦中过一把皇帝瘾。

宫女们心中不屑,她们素来知道这皇帝懦弱怕事儿,丝毫不觉得刚刚皇帝装出来的霸气话有多大底气。

她们揣测皇帝多半还是和往次一样,紧闭着门窗,把萧媚儿留在这里,找点借口把秦寿打发,丝毫不敢和秦寿正面应对。

在他们眼中,皇帝能做到这份上,还真是窝囊!

萧媚儿却是从刚刚洪荒的神情和话语中,感受到了洪荒的不一样,似乎有一股男子英气在洪荒身上散发出来。

“走,我倒要看看这秦寿是个什么玩意儿!”

破天荒,皇帝居然要主动去招惹秦寿,宫女们震惊了,萧媚儿也震惊了!

正在此时,门口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表弟,听说你在找我?”

“秦公子,您不能进去!”一个忠心的太监急得满头大汗,进退失据,手足无措,想拦又不敢拦,只得无力地喊叫着。

萧媚儿心中一凉,整个人呆滞,这次门窗来不及关了。

宫女们也身体僵直了几秒,心中忐忑,这坏胚要是看上了自己,那不是自己就变成了和丽嫔萧媚儿一样的结局。

只有皇帝洪荒此时气定神闲,瞅着这大饼子脸秦寿。

秦寿也不行礼,眼珠子从洪荒身上移动到了萧媚儿的脸上。

“放肆!”洪荒一声暴喝,口中带出几滴唾沫,把周围忐忑的人都惊了一跳。

唯独秦寿缓过神来,饶有趣味地看着洪荒。

“表弟,你在说我吗?”

“大胆,见到朕还不下跪!”洪荒学着电视剧里皇帝的威严,板着脸,挺直腰,背着手。

“别嘚瑟了,这里又没几个人,要那么多礼仪干嘛,本公子可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秦寿丝毫不把洪荒放在眼里,他甚至心中还有怨恨,前几次要不是洪荒作祟,怎么得也能摸一摸萧媚儿的小手。

“来人!给我把这大胆狂徒抓起来,拖出去斩了喂狗!”洪荒指着秦寿怒斥,胸腔起伏。

他太气了,在梦中当个皇帝,本来不想杀人的,这是被逼着当个暴君的节奏。

萧媚儿花容失色,这皇帝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敢杀首辅之子,吓得她连忙跪下劝解:“陛下,使不得!”

太监和宫女们齐齐颤抖着跪下,他们知道,今天要是秦寿被抓起来斩首,首辅追究起来,不只是皇帝不好过,他们在场的人多半会成为出气的替罪羊。

秦寿看着有些转性的皇帝洪荒,怔了两秒,而后哈哈大笑:“表弟,你这玩笑有些过了吧,你看看,谁敢上前抓我?”

秦寿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嚣张,无比的嚣张,秦寿得意至极!

“来人!”

洪荒又喊了两声,终于来了两个侍卫。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斩首!”洪荒大声训斥,眼白都红起丝丝血线。

萧媚儿和那太监继续求情,洪荒冷着脸不予回应。

见侍卫犹豫不动手,秦寿继续嚣张。

“来啊,谁敢抓我?来啊!”

秦寿的叫声犹如皮鞭抽着洪荒的脸,刺痛火辣。

洪荒顿时火冒三丈,全身都热了起来,指节捏得咔咔响!

脚底一蹬,冲过去!

第一次穿古装,一个趔趄,跑动不稳,反而顺势扑在了秦寿身上。

就在众人惊诧地目光下,皇帝把猝不及防的秦寿扑倒了!

“老子敢抓你!”

洪荒热血上头,呲牙瞪眼,抡起了拳头。

砰砰砰......

拳拳到肉!

啊,啊......

只打得秦寿油盐酱醋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看着秦寿脸上、洪荒拳头上的鼻血,众人吓得抖抖瑟瑟,想去拦,但看着发狂的洪荒,他们都挪不动脚。

秦寿的每一声叫唤,都让他们心中一抽,感觉自己被打了一样。

这皇帝转性成暴君了?

“皇上,别打了,秦公子昏迷了!”

完了完了!

萧媚儿心中喊道:“陛下,你惹祸了!”


洪荒看着眼前死猪一般的秦寿,累得瘫在地上,气喘吁吁。

“这梦中的身体素质不行啊。”洪荒感叹。

他的行为在旁人看来是吓傻了,不敢继续打了。

“陛下,这可怎么办啊!”萧媚儿担忧道。

洪荒爬起来,正了正衣襟,正色道:“怎么办?拖出去喂狗!”

“使不得啊,这可是秦首辅的公子!”太监杨涟急道,他跟随先皇多年,现在又忠心耿耿皇帝洪荒,可不想小皇帝被权倾天下的秦明废掉。

“死太监,你怕什么!秦家势力再大,有我皇帝大?你脑袋秀逗了!”洪荒很不爽这些人如此忌惮秦明和秦家,自己在梦中做个皇帝,还能让权臣欺辱?

就在这时,秦寿醒来,听着刚刚的对话,眼中露出杀意。

“小东西,你居然敢打我!我秦家必灭了你,你这个皇帝我秦家说换就换,我秦家势力不是你说撼动就能撼动的。”秦寿抹了一把鼻血,脸上的肥肉痛得直抽。

“狗东西,威胁我,老子现在就灭了你!”洪荒眼睛发红,太阳穴青筋直冒,跑到侍卫身边,一把拔出侍卫腰间的大刀。

咔嚓!

噗!

由于第一次用刀,用力散乱,刀卡在秦寿脖子上,血线直飙。

啊!

众人惊呼。

皇帝居然直接砍了秦寿,那可是权势滔天的秦家长子啊,这祸太大了。

被拔刀的侍卫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皇帝可是抢的他的刀啊,用那把刀砍的秦寿,自己这条小命怕是没了。

热血劲头一过,洪荒看见眼前的一幕陷入呆滞。

第一次闻到这种血腥味,近距离观察,洪荒想发吐。

呕......

洪荒吐了出来。

秦寿还未断气,眼中满是惊恐,口中吐出血水,咕噜咕噜想说什么。

“拖出去喂狗!”洪荒压制着心中的恐惧、震颤,用袍子袖口擦了一下嘴角,颤抖的声音吩咐侍卫。

“皇上,小人万死!”两个侍卫都不敢照做。

洪荒见众人都惧于秦家势力,恐吓道:“你们都怕了?现在我们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在你们必须听我的,朕保你们无虞!否则,你们必死无疑!”

太监杨涟立马会意,献言道:“陛下,奴婢建议将尸首装敛,然后宣称秦寿意图行刺陛下,被当场斩杀。”

洪荒觉得杨涟说得很有道理,不说秦寿觊觎嫔妃,给皇家留足脸面,冠以行刺罪名刚好够斩杀的理由。

“此言甚善!你叫什么来着?”洪荒问。

“奴婢杨涟。”杨涟行礼回答。

“杨公公忠良,朕一定重用!”洪荒先给杨涟画个大饼,敲这些侍卫和宫女的边鼓。

被洪荒如此一激,那被拔刀的侍卫借过另一侍卫的刀,

刺拉!

在手上划了一刀。

“逆臣夺我刀时,搏斗中我伤到了手。”

“孺子可教!”洪荒赞赏道,“日后朕也重用你。”

另一侍卫不甘落后,拱手道:“我这就去运一口上好的棺材来装敛尸首,不能太辱没秦家,防止秦首辅怒火攻心狗急跳墙。”

洪荒点头。

正当侍卫弄来棺材,洪荒盯着秦寿的尸首,两眼放光,喊道:“摸尸。”

啊?

众人面面相觑。

“看看他身上有什么好东西,不要浪费了。”洪荒解释道,这年头杀人得掠货啊。

“启禀陛下,有银票三千两,还有一个玉佩,另外还有一本书。”侍卫回复道。

“呵,果然是贪官污吏之子,死不足惜!”洪荒接过来,拿出1000两分给众人,“这些赏给你们分了吧。”

众人鼻子发酸,感恩戴德,这才是好主子啊。

众人忠心度又提升了几分。

宫女们在杨涟带领下开动起来,清理血污。

萧媚儿问道:“陛下,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经过先前的事情,萧媚儿感觉如今的陛下不一样了,似乎有手段、有威严了,并且还让人摸不透。

尤其那阳刚之气让萧媚儿脸部发烫,她的夫君,皇帝陛下终于男子汉了一把。

“等!”洪荒暂无其他主意,只能保持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心态。

出了这等事儿,洪荒狐疑梦境太真实。

“按道理惊心动魄之后梦应该醒了,怎么我还在梦中?”

掐了自己一下,洪荒脸上痛苦。

“痛感这么真实?”

就在这时,他头痛欲裂。

“陛下,你怎么了?”萧媚儿担忧道。

现在洪荒是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可不能有事儿。

洪荒大脑里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大量信息如走马观花般掠过。

大汗淋漓之后,洪荒清醒过来。

“老子穿越了?这不是梦。”

通过脑中的信息,洪荒知道,他来到的这个地方是大夏皇宫,他的这具身体是傀儡皇帝的,皇帝名字也叫洪荒。

如今他15岁,尚未亲政,由秦明把持朝政,再过三个月他16岁时就要举行亲政大典,按照先皇遗旨,秦明要把朝政归还。

“这秦家怕是不会轻易让我成功亲政,这次的事儿会是他的一个契机,穿越开局就地狱难度,我好难。”洪荒思忖着,消化着些许信息。

萧媚儿关心道:“陛下,您没事了吧?”

“爱嫔放心,朕只是刚刚脑袋用过度,抽筋了。”洪荒胡诌道,见到如此美人是自己老婆,洪荒开心了不少,握着萧媚儿的手揩着油。

萧媚儿狐疑了一下,“脑袋也会抽筋?”

旋即又放下心来,只要陛下没事儿就好,以后在后宫全仰仗这个男人了。

想着得罪了秦太妃,她以后的日子,唉......

萧媚儿又担心起来。

看着萧媚儿紧皱的眉头,洪荒安慰道:“别怕,有朕在,以后我的女人可以横着走!”

萧媚儿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中一暖,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夫君吗?

“陛下......”萧媚儿扑在洪荒怀里。

感受到一股幽幽的体香,洪荒心旷神怡,抚慰着萧媚儿,洪荒眼中坚定了神色。

“老子来到这个世界,要做霸道的君主,不会是一个傀儡,跳梁小丑们,你们等着朕的屠刀!”

萧媚儿被洪荒的气势压制,慌忙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她似乎看到了一个暴君。

“爱嫔不要怕,我对你是温柔的。”洪荒扶起萧媚儿,劝慰道。

正在此时,杨涟传唤道:“秦太妃见驾!”

“消息还传得挺快!看来这皇宫的眼线不少。”洪荒示意萧媚儿不要怕后,阔步出门。

只见一个30多岁的贵妇穿金戴银,体态雍容,在一堆太监和宫女的簇拥下缓缓移动。

来到近前,秦太妃居然不行礼,而是怒目而视,声音带着颤抖。

“皇帝,你这是要和我秦家决裂吗?”

“太妃,你自入宫以来就是我皇家的人了,现在说你秦家,是不是想反出皇家,和先皇和离回归秦家?”洪荒打着机锋,抓住秦太妃的话语漏洞。

秦太妃一愣,这皇帝果真变性了?

“我寿儿犯了什么罪,陛下居然当场斩杀?”

“行刺朕够不够斩杀,按照朝廷律令,这是诛九族的大罪,秦太妃以为朕该如何处置?”洪荒瞬间气势提升,威严弥散。

秦太妃身旁的一个太监见主子话语吃弱,立马上前帮腔道:“陛下此言差矣,秦公子怎么会行刺陛下,一定是有小人诬陷,陛下没有厘清事实,就大开杀戒,难堵天下幽幽众口,实在是有损天颜。”

洪荒一把抽出刚刚给自己找的佩剑,直接捅进太监的腹部,经过先前自己把玩佩剑时的练习,洪荒轻易就刺穿了他。

洪荒通过脑海中的信息知道,这太监是秦太妃身边的心腹,掌礼司总管,天天以礼仪不端压迫宫人。

这种狗腿子死不足惜,他就是要断了秦太妃的左膀右臂。

“一个小太监,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对朕不敬,当诛!”

这种情况下,他对皇帝不行礼就开口说话,还带有责备,罔顾人伦纲常,按照宫中礼制应杖毙。

洪荒暴起杀人,秦太妃吓得脸色苍白,簇拥的众人也被皇帝的威势吓得小腿打转,场面瞬间安静,定格了一般。

洪荒身边的侍卫也紧握刀柄,生怕平时作威作福的秦太妃狗急跳墙。


秦太妃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指着洪荒,“暴君,你这个暴君!”

“前些年朕确实是太仁慈了,让一些跳梁小丑骑在脖子上,从今往后,朕摊牌了,我骨子里就是一个暴君。”

洪荒抽出太监身体里的剑身,提着滴血的剑头一步一步上前。

吓得秦太妃和众簇拥者连连后退。

“你…你…要干…干什么?”秦太妃慌乱的神情如一只受惊的兔子。

洪荒咧嘴一笑,把剑折回来朝内,拱手道:“多谢太妃理解我啊,这些年他们都没看出来,今天被你发现了,真是幸会幸会!”

“我不和你多说,秦首辅会主持公道的。”秦太妃觉得洪荒的笑瘆得慌,连忙吩咐众人,“回宫!”

秦太妃现在迫不及待要远离洪荒,她认为如今的洪荒就是一个疯子,保不齐会一剑捅了她,只有自己的栖凤宫能够让她有安全感。

洪荒自然听出了秦太妃的威胁之意,把自己的大哥喊成秦首辅,不就是想表明秦家的权势,让洪荒克制不要对她动手吗。

“太妃慢走,我等着秦首辅主持公道。”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面,刀山火海也得面对了。

上一个世界的人生经验告诉洪荒,遇事儿一定不要怂,尤其是对方本来不怀好意后,即使自己退让,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大不了硬杠两败俱伤,也比憋屈的活着要痛快。

见秦太妃溜走,萧媚儿、侍卫等人齐呼万岁,他们觉得如今的皇帝真是太霸气了,颇有一代雄主的身影,有这么一个好主子,以后他们就底气十足。

洪荒没有应答他们,而是跑到秦太妃刚刚站立的位置,捡起一支纹饰繁美的金钗,笑眯眯地说道:“捡了个漏,运气真不错!”

回身见众人跪着,洪荒吩咐道:“马屁就不要拍了,都起来吧。”

此时,杨涟脸有忧色,进言道:“陛下,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想好对策怎么应付秦家,不要到时候措手不及,任人鱼肉。”

“不急,先摸尸。”洪荒暂时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但眼前的太监尸体却不能浪费了,先发财再说。

没钱寸步难行,这也是洪荒上一世积累的经验。

侍卫现在听得懂了洪荒喊摸尸的涵义,立马熟练地摸索那死去太监的衣服。

“皇上,有银票五千两,丹药一瓶,镶嵌宝石匕首一把,经书一本。”侍卫递给洪荒。

“这太监居然比秦寿还要富,看来他执掌掌礼司捞够了油水。”

接过东西后,洪荒对侍卫教育道:“这次就不赏你们了,朕都给你们示范两次了,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让我动手了,该出手的时候要果断,当我的人,就要杀遍天下都不怕,懂了吗?”

作为一个皇帝,杀人这种事儿自然要由下属去办。

侍卫立马跪下,答道:“请皇上责罚!”

现在,他们两个已经铁了心跟着洪荒干,自然不能让洪荒觉得自己是窝囊废,这次没有及时出手是他们的责任,受到洪荒霸气的感染,二人主动承担这次的责任。

“你们懂了就好,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洪荒示意两个侍卫起身。

“谢皇上开恩!”两侍卫眼角红润,这是他们遇到的最好的主子,居然只是提点,不责罚自己护驾杀人不利,二人心底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辜负皇恩,以后豁出去这条命也要保皇上周全。

进殿后,萧媚儿担忧地迎上来。

“陛下,您没事儿吧?”

现在,她已经认可了洪荒是自己的男人,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见美人关怀,握着玉手,洪荒心底暖暖的。

“爱嫔,朕没事儿,如今你夫君我是战无不胜,神挡杀神,佛挡杀坲!”

萧媚儿顺势钻到洪荒的怀里,如小猫一般。

“哈哈……”洪荒豪气地笑了,要不是有皇帝的身份,大家都会认为这笑很猥琐。

但现在,见识了洪荒的厉害,宫女们都觉得这笑怎么看怎么顺眼,是一代雄主的笑声。

杨涟喜极而泣,跪拜在洪荒面前。

“杨公公,你这是怎么了?”洪荒不解。

“奴婢这是惊喜,原来陛下一直在韬光养晦,刚刚收服侍卫的忠心可谓是恩威并施,拿捏得刚到好处,那两个侍卫现在一定会对陛下忠心的,我受先帝嘱托服侍陛下,现在看到陛下颇有先帝的英明,心里真是太高兴了!”

“为先帝贺,为陛下贺,为我大夏贺!”

杨涟是发自肺腑地表达,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看见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一般。

洪荒扶起杨涟,安慰道:“有杨公公这般忠心的太…的臣子,我如鱼得水啊。”

“陛下,千万不要抬举奴婢,我怎么能是臣呢,奴婢只是一个太监,不能为臣的,那些大臣可都是国家的栋梁和精英,奴婢不能妄自对比。”杨涟不敢僭越,说道。

“那些大臣?怕都是贪官污吏乱臣贼子吧,这些年他们有为我出过头吗?都在秦家的赢威下蝇营狗苟!”

随后,洪荒话锋一转,“至于你的身份,你也不要自卑,我说能担当臣子的位置就能担当,以后要是你立功了我还能封赏你爵位。”

洪荒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太监郑和,以杨涟的聪明劲,做出一番事业也不是不可能。

屏退左右只剩下萧媚儿后,洪荒迫切地想要照顾照顾美人。

“陛下,现在是白昼。”萧媚儿有点扭捏,这么多年洪荒礼佛都没有碰过嫔妃,萧媚儿还是一个处子。

“白昼怎么了,我自己老婆想什么时候亲热就什么时候亲热,谁管得着?”洪荒霸气地说道。

萧媚儿今天算是被洪荒的男子气概折服了,小声说道:“陛下,臣妾是第一次,万请怜惜。”

萧媚儿美目流转,脸若桃花。

洪荒心底窃喜,这前身真是暴殄天物啊!

哈哈哈,居然还是处子!

“放心,我很温柔的。”洪荒安慰道,“……”

芙蓉帐内鱼比目,鸳鸯枕上鸾凤颠……

与此同时,秦家已经得到了宫中的消息。

“父亲,这狗皇帝是不想活了,居然敢对大哥下此狠手!”秦明的二儿子秦蓄眼神如狼。

秦明脸上阴晴不定,沉思了一会儿,眼中露出杀意。

“去告诉那位,今晚可以给他行个方便,皇帝的命大不大就看他的本事儿了!”

布置完一切,秦明感慨道:“皇帝小儿,这些年我秦家对你够可以了,你既然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

……

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被宫女们服侍着穿好衣物,洪荒召来杨涟。

“秦家什么反应?”

“回陛下,一点动静都没有。”杨涟欲言又止。

洪荒心中咯噔一下,越是平静的水面越是藏着危险的阴谋。

“他们就没派人来运走棺木?”

“陛下,这事儿蹊跷,奴婢猜测这秦家一定是在憋着什么坏招。”杨涟若有所思,但没有什么头绪。

洪荒想着等秦家来人运棺木,见招拆招,没曾想这秦家居然这么沉得住气,这就不好办了。

夜色渐浓,宫女们拿出刚刚领到的蜡烛,取出火折子。

点了几下,蜡烛就是不燃。

“咦,这蜡烛怎么没有芯?”点蜡烛的宫女小声嘀咕了两句。

正在看着宫女点蜡烛发神的洪荒猛地跑过去,把另一只蜡烛也掰断。

果然,另一只也没有芯。

接着,洪荒连续掰断了几只,还是没有芯。

“不好,小心待会儿太监作乱!”洪荒心中咯噔一下,惊呼。

杨涟瞬间会意,立马跑出去吩咐那两个效忠的侍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