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上门小白脸

上门小白脸

沉默的糕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浪原本是一个帅炸天的美男,谁知一场实验爆炸事故毁了他的脸,从此他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丑八怪。毕业后的他选择了高尚的支教生活,远赴战火漫天的非洲,他本着医者仁心的职责救死扶伤,可奈何他救人无数却救不了自己那张惨绝人寰的脸。一朝魂穿,再次醒来之时,沈浪成为了古代徐府的赘婿,还因废物之名被赶出了家门……

主角:沈浪,徐芊芊   更新:2022-07-16 02: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浪,徐芊芊的女频言情小说《上门小白脸》,由网络作家“沉默的糕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浪原本是一个帅炸天的美男,谁知一场实验爆炸事故毁了他的脸,从此他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丑八怪。毕业后的他选择了高尚的支教生活,远赴战火漫天的非洲,他本着医者仁心的职责救死扶伤,可奈何他救人无数却救不了自己那张惨绝人寰的脸。一朝魂穿,再次醒来之时,沈浪成为了古代徐府的赘婿,还因废物之名被赶出了家门……

《上门小白脸》精彩片段

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长得丑的人如果没有钱,甚至连繁衍后代的权力都没有。

而如果长得特别丑的人,就算有钱也没有妹子。

而沈浪,就是一个丑得连这项基本权力都没有的男人!

……

当然,沈浪的丑不是天生的!

曾经的他超级超级帅,而且还在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念书。从小学开始就有女生暗恋他,狂热地追求他。

然而在大一的时候,可怕的意外发生了。

他在做实验时瓶子炸开,浓度不低的硫酸喷了他一脸,还有半个胸膛。

帅气绝顶的面孔被毁了,他从天使变成了魔鬼,丑得让人不敢看第二眼,比《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还要丑,那是一张让人几乎要做噩梦的脸。

沈浪从人见人爱,变成了人见人怕,几乎没有女生敢在他的脸上目光停留超过两秒钟。

………………

沈浪已经失去了俊美帅气的外表,他就选择成为一个高尚的灵魂。

研究生毕业后他没有继续念博士,也没有选择留在大学的附属医院,而是去了最艰苦的边疆。

支援边疆十年,他救人无数,获得了无数荣誉,然而依旧没有女人喜欢他。

他觉得自己做得好不够,还不足于光芒四射。

于是,他决定让自己变得更加高尚,最好高尚到让人忘记掉他丑陋可怕的面孔。他选择去了更加危险更加艰苦的非洲,战火纷飞的国家,天天呆在连手术室都没有的帐篷医院。

在战乱的非洲某国,他足足呆了十年。

他获得了更多的荣誉,而且是联合国颁发的荣誉。他每一天都在治病救人,每一天都在动手术。

他名扬海内外,成为旗帜一般的人物,成为了奋斗、牺牲、奉献的代名词。

他丑陋的面孔上了很多报纸杂志,有很多女人敬仰他,但依旧没有一个女人喜欢他,四十几岁的他依旧孑然一身。

等到父母离去的时候,他就更加孤独了。

他依旧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救死扶伤成为了惯性。

……

此时,沈浪连续动手术27个小时,如同一个机器人一样。

整整二十几年了。

他每一天都在救死扶伤,每一天都在拼命奉献,几乎没有休息过,仿佛一个铁人。

这二十几年他做过的手术,救过的人,不计其数。

然而事实证明,一个人光高尚是得不到女人青睐的,《巴黎圣母院》里面的女主角也仅仅不嫌弃卡西莫多,愿意让你在一边看着我而已。

沈浪一丝不苟地为一个难民进行断腿缝合手术,没有一点点懈怠和粗糙,哪怕他已经疲倦到了极点。

“咻……”

一阵呼啸声由远而近,伴随着是空气的颤栗。

沈浪清楚地知道这是什么声音,而且朝他头顶飞来,但是他没有半点害怕和躲避,内心反而一阵轻松和解脱。

因为这一生他是在是太疲倦孤独了。

“好累,不过女人都没有睡过就死了真是有些遗憾!”

“如果生命可以再来一次的话,我保证要过上最舒服悠闲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也不要这么劳碌。”

“如果上天还能还给我一张漂亮的面孔,我保证要用来勾搭最漂亮的女人!”

沈浪心中发下了毒誓。

瞬间,他的身体直接粉身碎骨,还有旁边的那台x光机,笔记本电脑也被炸得粉碎。

然后空气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光影漩涡,将所有的一切都卷入进去。


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被炸得粉身碎骨了吗?

当沈浪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

他躺在一张柔软的雕花大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富丽堂皇。

雕琢考究的红木桌子,精美的银质烛台,柔软的羊毛地毯,这些细节无不显示这是一个豪富之家。

最关键的是,这个房间内的一切都是古色古香,没有一点现代地球的家居风格。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衫,是上好的丝绸,但款式绝不属于现代地球,更像是电视剧中的古装。

床边上有一面大镜子,并不是非常清楚,应该是一面铜镜。

沈浪努力起身,鼓起十分的勇气朝着镜子看去。

这不能怪他,自从毁容之后,每一次照镜子他都如同做噩梦一般,自己都会被吓到。

看到镜子里面的面孔,沈浪先是惊愕,然后泪流满面。

这张脸虽然憔悴苍白,但是却俊美无匹,甚至和沈浪毁容之前有八九分相似。

沈浪确定了一件事。

他穿越了,他的灵魂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穿越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子身上。

久违了,帅气英俊的脸庞。

沈浪几乎有些贪婪地望着镜子中的面孔。

上天竟然真的给了他新生,竟然真的让他恢复了俊美的面孔,哪怕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太好了,反正父母离去之后,他对现代地球的就没有什么眷恋了。

能够获得新生的感觉太赞了!

就在此时,一团复杂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这是属于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

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熟悉是因为这里非常像是中国古代,而且也有类似的文化,用同样的文字,相似的人种。

陌生是因为这里不是地球,版图是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有四书五经,中华上古先贤的那些著作,中华文明的根基仿佛都有。

但是中国的朝代一个都没有,没有秦朝,没有汉朝,没有晋朝等等……这很奇怪,版图和历史都不一样,文化却一样。

因为这个世界的历史曾经出现过大涅灭,之后文明再一次重生,这些书籍被整齐挖掘了出来,成为这个世界文明复兴的伟大钥匙。

所以,四书五经之类的书籍在这个世界,甚至拥有更加崇高的地位。

不仅如此,这个世界是有武功的,个人武力远比中国古代更加发达。

此时,沈浪所处的朝代被称之为大炎王朝。

这是一个庞大的帝国,换算之后疆域超过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几乎超过了中国古代任何一个朝代。

这个朝代也和中国古代不同,除了一个中央帝国之外,周边还环绕着许多诸侯国。

是诸侯国,不是藩属国,类似周天子和天下诸侯的关系,但是这个中央帝国又比周室强势许多,这些诸侯国全部奉炎帝为真龙天子。

而且单纯文明程度而言,大炎王朝远胜中国的春秋战国,大致和唐宋相近。

……

沈浪现在所处的国度,就是南方的一个大诸侯国,越国!

越国拥有三个行省,四十五郡和一个特治州,面积超过五十九万平方公里,人口一千多万,商业发达,民风犀利,武道昌盛。

宁氏家族,统治越国已经超过四百年之久。

沈浪所在的地方便是越国的天南行省,怒江郡,玄武城。

他穿越这个身体原主人的名字,竟然也叫沈浪。

关键是两个人的长相竟然有七八分相似,这应该不像是一个巧合,究竟是何等复杂的原因,此时完全不得而知。

但阅读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之后,他只觉得这个异世界沈浪,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喜剧。

……

沈浪生长于玄武城,寒水镇,枫叶村。

他家是外来户,在沈浪两岁多的时候才来到枫叶村。

父母是最普通的自耕农,整个怒江郡山多水多田少,沈浪一家一家四口加起来也只有区区两亩田地,两亩山地。父母都非常勤奋,但一年所产连温饱都勉强。

尽管出身农家,而且他还不是家中独子,但从小到大父母对他非常宠溺,舍不得骂舍不得让他干活。尽管家里穷得叮当响,但父母还是将他送去读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他还算是一个读书人。

不过他的书读得是相当差,念了十年书,加起来认字不超过一千个。

不是因为懒,他反而非常勤奋,成绩差是因为智商太低,够不上脑残的级别,大概和《阿甘正传》里面的阿甘一样,言语温吞,表情呆滞,反应迟钝。

除了俊美的面孔之外,他几乎一无是处,在方圆几百里内都是废物的代名词。

而他弟弟沈建是个破落户,习武几年一无所获,现在已经沦为一个彻底的泼皮。

父母渐渐年长,家中每况愈下,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真正家徒四壁。

今年他满十八岁了,进镇学读书已经整整九年,但学问依旧很烂。和他一起上学的同窗有的甚至已经考上功名了,而他依旧在启蒙班,每天都和一群十岁的孩子一起上课。

这相当于别人都上大学了,而他连小学都没有毕业。

这完全是寒水镇学堂之耻,镇上学堂的老师也不愿意教他了,因为实在是太笨太蠢,朽木不可雕也。

于是,他被赶了出来。

从小到大父母太宠溺他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几无缚鸡之力,连砍柴都不会更别说干农活了。

于是回到家后,他就天天拿着木棍在门外泥地上写写画画,每日在家吃白食。

父母没有嫌弃他,依旧对他嘘寒问暖。弟弟尽管是一个泼皮流氓,但也待他极好,天天在外面鼻青脸肿回来赚几个铜元,养着他这个废物哥哥也没有怨言。

当这些记忆画面浮现的时候,沈浪的身体觉得一阵阵窝心。

小时候沈浪每顿吃白米饭,父母和弟弟就只能喝玉米粥。

父亲偶尔在山上猎了一只野兔,会拿去街市卖钱,但每次都会留下一只兔腿,只让沈浪一个人吃,弟弟沈建一边流口水一边干巴巴扒着碗里的玉米饭。

父母真的很偏心啊,把沈浪这个低能儿当成宝贝一样疼爱,弟弟沈建就如同野草一般。

而且从小到大因为沈浪智力地下,所以经常有人欺负,弟弟沈建为了保护他,不知道跟别人打了几架。

真是幸福温暖啊。

所以记忆到现在目前为止都很美好,哪怕家里极穷,但真的很幸福。

不过,既然沈浪穷成这个样子,那为何此时住的房间如此华贵呢?

因为她娶了一个超级有钱的妻子,准确说他入赘到了一个豪富之家。


玄武城徐家,做丝绸和布匹生意,坐拥万亩桑田和棉花田,富甲一方。

徐家千金徐芊芊,在整个玄武城都是顶尖的大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仅在玄武城,哪怕在整个怒江郡的名媛中都是出类拔萃。

她从十五岁起就帮忙父亲打理家中生意,精明强干,而且还结交了许多达官贵族的千金小姐,让徐家从商贾之家顺利融入了怒州郡的上流社会。

这么一个集美貌才华富贵于一身的千金小姐,是无数青年俊杰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哪怕是上门女婿也万万轮不到愚笨不堪的沈浪。尽管他长得非常俊美,但他和徐芊芊之间完全是天壤之别。

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年前徐芊芊忽发重病,徐财主找遍了周围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眼看就要香消玉损了。

这时,有一个方士找到徐家主,说徐芊芊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中邪了。想要救他女儿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婚冲喜,将厄运和邪气转移到这个上门女婿的身上。

徐家主当然不信这个,可是徐芊芊马上就要不行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在整个怒江郡公开为徐芊芊招婿。

如果是之前,无数青年俊杰只怕要打破脑袋争夺这份姻缘。就算徐芊芊要死了,哪怕冲着徐家的万贯家财,也有无数人争做这个上门女婿。

但徐家招婿是为了给徐芊芊冲喜,是为了转移邪气,这样谁还敢上门,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美人和金币谁都爱,但还是小命重要。

而异世界沈浪这个低能儿,在两年前无意间见过徐芊芊一次,从此朝思暮想。

别的青年俊杰或许只是爱慕徐芊芊,而沈浪则完全将她当作神灵一般。

自从被学堂赶回家之后,他天天在泥土地上写写画画,大多数都是在画徐芊芊的容貌。

当他听到徐芊芊身患重病,需要男人结婚冲喜转移邪气之后,毫不犹豫地冲到徐家,说他愿意娶徐芊芊成婚冲喜,而且完全没有和父母商量。

父母和弟弟当然不愿意,直接冲到了徐家阻止这一切,但为时已晚,沈浪已经和昏奄奄一息的徐芊芊拜堂成亲了。就算如此,父母弟弟也要坚持将沈浪带回家,结果被徐家轰了出来。

当时,徐府的管家给父亲沈万五十金币,但直接被父亲扔了回来,他说绝对不会拿这卖儿子的钱。

就这样,沈浪成为了徐家的赘婿。

一个长相俊美,智商地下的乡村穷小子,进入了豪富之家。

当然,沈浪做徐家上门女婿完全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只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梦中情人徐芊芊,哪怕成婚冲喜听上去完全是无稽之谈。

但离奇的事情发生了,成婚之后徐芊芊竟然真的恢复了健康,而且变得更加美丽动人。

这让徐家上下不敢置信,喜出望外。

沈浪没有任何居功的意思,每天依旧呆在自己的小院内读书,写写画画。

徐家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有些复杂,徐芊芊能够痊愈他们当然高兴,但沈浪毕竟是一个又蠢又笨的乡下穷小子,连徐芊芊的手指头都配不上。

于是徐家的奴仆婢女们闲话越来越多,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穷小子痴心妄想之类的话经常在耳边响起,奴才们望向沈浪的鄙夷目光也越来越露骨。

送来的饭食也越来越差,一开始是凉的,后来索性变成馊的了,沈浪虽然出身贫寒,但从小到大父母宠溺,在这豪富的徐家吃得反而不如在乡下家中。

不仅如此,他还被人赶去柴房居住,连一张床都没有,直接席子铺在地上。

沈浪智力低下,为人愚笨纯良,是不会告状的,甚至也不会抱怨。被人欺负了,就只会默默承受。

后来徐芊芊发现了,大发雷霆,下令责罚苛待沈浪的奴仆们,每人都被抽了十几鞭子。并且当众宣布,以后若再有人敢欺负沈浪,便直接逐出徐家。

于是沈浪又回到了华丽的院落居住,而且每日的伙食都极好,甚至每隔一两日徐芊芊都会前来于他说话,这些日子对于沈浪来说完全如同神仙一般。

尽管成婚几个月来,不要说同床共枕,他就连妻子徐芊芊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但只要能够经常见到他,听到她的声音,沈浪就已经无比满足幸福了。

但就在半个月前,沈浪忽然得了重病。徐芊芊为他找了好几个名医都治不好,甚至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他每一天都变得虚弱,变得奄奄一息。

直到今日,他直接一命呜呼,这才让地球沈浪的灵魂穿越占据了这个身体。

所以,他短暂的人生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还是一个愚蠢的悲剧!

……

沈浪内心一声叹息。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脑子里面除了两人的记忆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东西。

充满神奇玄妙的东西,他不由得凝聚精神,想要在脑内一探究竟。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这个废物应该死了吧,他也真能抗,竟然撑了这么多天才死!”

“死了才好,免得耽误我们家小姐。”

“是啊,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还妄图迎娶我们家千金小姐,就他那贱命那么承受得了这个福分?果然命折了。”

“不过就算他死了也值了,我们小姐是天上一般的人物,每日都对他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我们小姐就是心善,像这样脑子有病的人,竟然每天能够和他聊上半个时辰。”

徐芊芊曾经下令,任何人不得欺负沈浪,否则直接逐出徐家。所以之前这些奴仆婢女也不敢这么讥讽沈浪,只不过这几日眼看沈浪就要死了也听不见了,所以他们胆子又渐渐大了起来。

这几个奴仆婢女一边讥笑,一边开门,每隔半个时辰,她们就要进来一次,查看沈浪的身体。

“去看看他咽气了没有!”进门之后,一个婢女捂住鼻子道。

紧接着下一秒钟,这个婢女发出了一声惊呼,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半个多时辰前她刚来看过,沈浪明明已经气若游丝,满脸死气,现在不但没有死,反而坐直在床上,尽管身体虚弱,但竟然有些精神奕奕。

“你,你没死?”婢女脱口而出。

“是啊,我没死。”沈浪道。

几个奴仆惊讶地盯着他的脸,足足好一会儿那个为首的婢女道:“赶紧去告诉老爷,去告诉小姐,沈浪没死。”

然后,几个奴仆婢女匆匆地走了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