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1994苏叶

重生1994苏叶

何不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叶是一名平平无奇的程序员,每天过着单调的生活,还被无情上司百般欺压,某天他在加班之时猝死。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却不想带着前世记忆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在1994年这个经济大发展的时代里,苏叶发誓他不会重蹈前世的平凡人生,这一世他不仅要抓住时代发展的黄金机遇,还要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

主角:苏叶,吴诗怡   更新:2022-07-16 03: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叶,吴诗怡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1994苏叶》,由网络作家“何不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叶是一名平平无奇的程序员,每天过着单调的生活,还被无情上司百般欺压,某天他在加班之时猝死。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却不想带着前世记忆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在1994年这个经济大发展的时代里,苏叶发誓他不会重蹈前世的平凡人生,这一世他不仅要抓住时代发展的黄金机遇,还要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

《重生1994苏叶》精彩片段

一九九四年,七月初,正值盛夏。

江宁县的一处农家小院内,苏叶脸色木讷的看着坐在对面抽旱烟的男人,时不时握紧双拳。

“臭蛋儿,你爹我没本事也没文化,只知道种地卖粮食,娶个老婆不容易,你姥姥他们一家一直都看不上我,在你三岁那年,逼着你妈跟我离了婚。

在我们村儿,打光棍的人有很多,像你二叔,你三伯,都娶不到媳妇儿,我能再娶到你小妈,也算是运气,多亏了一张好皮相,你看你这孩子,长得就很好看,像年轻时候的我。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骑在爹的头上?爹带你去割麦子,当时你就在地上玩儿泥巴,还会捏小狗嘞,你打小儿就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苏大伟老实巴交的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老婆黄燕婷冷冰冰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他们父子俩,他不由又抽了一口烟,话都已经卡在嗓子眼儿了,想要说出来,却很难。

“别废话了,你不想说是吧?行,那我来说,”黄婷婷冷笑一声,双手横抱胸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叶道,“家里不会供你读大学的,你懂点事,把机会留给你弟弟。”

又是这一幕......

苏叶自嘲的笑了笑,不曾想自己忙于996的工作加班猝死后,居然又重生回到了高中年代。

他记得自己刚刚高考完后,妻管严的父亲就被后妈给逼迫着让自己放弃继续读大学。

但是当年的苏叶很有骨气,自己跑去工地上累死累活的搬砖挣到了学费,上大学也是半工半读,直到毕业也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

实际上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后妈手里,即便是他要,人家也不会给的。

对待亲生儿子好一些无可厚非,但至于像是对待一条狗一样的来对待自己么?

“你笑什么?你是觉得我的话很可笑吗?”

黄燕婷顿时挑起了眉毛,声音提高了八度,尖锐又刺耳。

“是挺可笑的。”

苏叶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咧嘴笑道。

以前的自己总觉得读书能够改变命运,但因为成绩普通,只是上了个二本,毕业后碌碌无为,不过也就是沦为打工的社畜罢了。

现在你不想让我读书,可曾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儿上,凭借着超前的战略眼光和重生记忆,再读一次大学纯粹是浪费时间,想要赚钱,对现在的他而言实在太简单了。

啪!

一声脆响,黄燕婷居然一耳光甩在了苏大伟的后脑勺上,唾沫星子横飞。

“混账东西!你是怎么教儿子的?他居然敢这么对我讲话!姓苏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拿一分钱资助他读书,老娘立刻就跟你离婚!”

苏叶沉默的注视着挨打的父亲,恨他懦弱,又怜他辛苦。

以前少年时只感到害怕,但现在看着父亲被后妈这个恶妇肆意打骂的样子,他的心头却升腾起了一抹怒火。

爹,你为什么不反抗!

苏大伟唯唯诺诺的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吧嗒着嘴唇,“臭蛋儿,要不你从明天开始就跟着我去种地吧。”

罢了,还得靠自己。

苏叶叹息一声,却缓缓的摇摇头道,“我不打算种地,小妈你也放心,我不读大学了,家里的钱你可以留给弟弟。”

听到他前面那句话,黄燕婷本能的皱起了眉头就要发火,可听到后面那句,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

“这可是你说的,但你不种地你想干什么?你拿什么钱来补贴家用?咱们把你养这么大可不是让你吃干饭的,也不留白眼狼。”

黄燕婷得意洋洋的扭着腰肢坐在了苏大伟的一侧,清了清嗓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断我读书念想,不让父亲给我一分钱,居然还想让我去辛苦挣钱拿来给你花?

好一个精明的女人,这如意算盘打的,完全没把我当人看。

苏叶心头的怒火更盛,但表面却越发平静。

重生一世,他也曾应酬过不少次,早已学会了喜形不露于色。

“那你呢?嫁给我爹这么久了,可曾给家里添过一块砖加过一块钱?你晚上住的,白天吃的,身上穿的,全都是我爹的血汗钱!

哦,先不说这些,家务活儿你做吗?饭是我做的,卫生也是我打扫的,你每天好吃懒做的在家里等死,怎么好意思说我是白眼狼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苏叶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将憋在心头许久的话都给说了出来。

房间内,鸦雀无声。

他说的都是事实,黄燕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苏叶将近一米八的魁梧身躯,她不敢冲上去打,却也无力辩驳。

“杀千刀的苏大伟啊!你这是生了个什么畜生东西,他居然骂我,我可是他的小妈啊!你说他现在就这样不孝了,将来我老了还能指望他吗?

从现在起,家里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你自己选,呜呜,你要是选他,我现在就跟你离婚,这日子不过了!”

黄燕婷陡然脸色一变,鬼哭狼嚎的扑在了苏大伟的身上,对着他的身子又打又挠的。

苏大伟疼的呲牙咧嘴却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苏叶斥道,“赶紧给你小妈道歉,臭蛋儿,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老爹啊老爹,你活的太窝囊了。

“道歉?她不配!呵呵,姓黄的,你不用逼我爹了,我自己走。”苏叶直接站起了身子,也不再跟她假客气,神情复杂的看着父亲,郑重发誓道,“爹,她这样恶毒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在我们家里住,给我三十天时间,我让你成为百万富翁,重新再将我妈给娶回来!”

苏大伟怔怔的看着儿子,只觉得眼前这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少年,熟悉又陌生。

“我呸!吹牛谁不会啊,你能让这老废物成为百万富翁?先顾好你自己吧,出门就饿死你个小兔崽子!你最好死在外面,再敢踏进家门,老娘就让振雄他舅舅打死你爹!”

黄燕婷追着骂了出来,脸红的跟个猴儿屁股一样,振雄是她亲生儿子的名字,随她姓黄。


黄振雄的舅舅……

苏叶眯起了双眼,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长相丑陋的男人像训狗一样训斥自己父亲的画面,这个便宜舅舅在小时候也曾打过他不少次。

呵,黄家人,你们都给老子等着!

苏叶默默的握紧双拳,抬头望天,一抹云霞被夕阳印成了红色,天色渐晚,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为主,可他现在身无分文,又能去哪儿呢?

正在这时,一辆二八大杠自行车映入眼帘,从车上跳下来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惊喜喊道,“苏哥!你觉得自己考的咋样啊?”

苏叶盯着这人,心中一动,暗道今晚住的地儿有着落了,笑道,“一般吧。”

这人是他的铁哥们儿董辉,平时学习成绩垫底,倒也不是不努力,实在天赋不到位,按网上的流行语,是个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最近家里事儿太多,去你家住几天?”

“没问题啊!苏哥,咱们去夜市溜达不?好多小姑娘在跳舞呢。”

说罢,董辉咧开大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不去。”苏叶摇摇头,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挣钱,哪有心思看什么女人,熟练的坐上了自行车后座,摸了摸这小子的裤兜,有点鼓,笑道,“要不咱们去台球厅打比赛吧。”

“不是吧苏哥,那玩意儿死贵的很,我都没去过几次,玩儿都不会玩儿,我可看不懂。”

董辉一愣,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指望你能看懂,那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苏叶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笑道,“我懂就行。”

镇子里有一家破旧的台球厅,这时代还没有网吧,娱乐活动也不多,一杆台球就能打上一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性总是奔着利益走的。

球厅老板觉得只是打球赚钱的速度还是太慢,于是自己做庄开设了台球比赛的项目。

90年代刚刚放开个体户的发展,一些台球厅为了赚钱,会进行各式各样的比赛来吸引人玩儿。

但之所以考虑台球比赛,是因为前世的苏叶在大学时期就迷上了这种老少皆宜的运动,毕业之后,工作之余,无聊就去打两杆儿,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球王。

“那你有钱吗?”

“用你的不就行了。”

董辉:“……”

虽然空手套白狼挺不地道的,但苏叶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谁叫自己现在穷的叮当响呢。

“一个大男人扭怩个屁,是不是好兄弟了?你有多少?我保证一个小时内翻倍还给你。”

苏叶拍了拍他的肩,催促着他赶紧动身。

镇子里的台球厅向来都很火爆,去晚了怕是挤都没空地儿站着了。

董辉顿时摆出了一张苦瓜脸,郁闷道,“得了吧,好歹我还去过几次球厅,你是一次都没去过的,这不是明摆着去输钱嘛!算了,带钱出来本就想跟你一块儿潇洒的,你开心就好。”

“不过我带的钱也不多啊,就20块。”董辉又补充了一句,这才踩上了踏板。

其实20块钱在这个年代已经不算少了,毕竟现在全国的平均工资也不过才200到300块钱左右,董辉这小子的爸妈常年在外打工,比他老爹这个种地的收入要高多了。

苏叶大喜,乐道,“哎呦呵,你小子还挺谦虚,那我待会儿直接给你一百。”

“得,苏哥,你别把我整成负一百我就烧高香了。”

董辉苦涩长叹一声,感觉苏哥是想钱想疯了,这牛吹的简直没边儿,虽然打球来钱快,但风险也高啊……

老猫台球厅,人声鼎沸。

门口边儿上停着不少上锁的二八大杠,在前世这种自行车不值几个破钱,但现在可全都是宝贝,结婚的彩礼都得给人家买一辆自行车才愿意嫁。

苏叶静静的等待着董辉锁好车,两个少年这才跨进了门。

“打球的?球桌满了。外面儿排队去。”

一个光着膀子的小青年撇了他们俩一眼,见还穿着校服,立马流露出来了几分不耐烦的神色。

董辉本就被这狭小空间里烟雾缭绕的空气给熏的有点头晕,见到人家言辞不善,当即就萌生了退意,小声凑到苏叶耳边说,“苏哥,要不我们还是去夜市逛逛吧。”

瞧你这胆儿……

苏叶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们是来打比赛的!”

打比赛?一瞬间,很多人都将目光移了过来,目露玩味之色。

迄今为止也有不少人试图来台球比赛赢钱,但大多都成为了老猫的手下败将,输了个底儿光。

“哈哈,虎哥,你快让他们进来,我刚才还惊了一下是谁这么狂呢,这不是我们班的二傻嘛,苏叶,你什么时候也会打球了?”

从最里面的桌位上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苏叶定睛一看,是老同学赵括。

赵括是学校里的混子,据说跟老猫还是表兄弟,无人敢惹,平时没少欺负过董辉。

因为苏叶帮着董辉出过头,赵括也连带着记恨上他了,找到机会了就针对。

不曾想,高考完之后在这地儿这么快又给碰上了。

苏叶没理他,直接看向了他对面那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人,问道,“老猫,现在能开桌吗?”

老猫上下打量他一眼,面生的很,从没见到过。

“表哥你放心,这小子我熟的很,屁都不会,送钱来的。”赵括嘿嘿一笑,转而从裤兜里拿出来了一百大洋拍了拍桌子,“你要打比赛是吗?成,你先过来打个黑8球试试,进了我就给你一百,进不了你给我一百。”

苏叶的双眼顿时放出了狼一样的光芒,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古人骗我啊,谁说天上不会掉馅儿饼的!“好!”苏叶穿过人群,随意取了根球杆儿站在了他的位置,轻手将球杆儿捅了出去。

叮当。

黑8球以一个标准的直线入洞。

赵括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中的钱也被抽走了。

“多谢你的好意了,好人一生平安。”

苏叶感慨的抬起手,双手合十微笑着点头示意。

大厅内一众青年面色古怪,纷纷同情的看向了赵括。

你刚才说人家是傻子?我怎么看你才像呢。


“卧槽!苏哥牛逼!”

董辉嗷嗷叫着冲了上去,抱着苏叶的身子不撒手。

他的这一举动,好像怀中抱着的是个世界台球冠军一样。

“这俩学生还挺有意思。”

“啧啧,小赵委实惨啊,一球就输了一百块,搁我身上得心疼死。”

“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厅内的众人表情各不相同,赵括的脸已经涨红成猪肝色了,此时此刻,他很想动手将那一百块钱给抢回来,但是眼前这么多人都看着,他不好坏了名声。

“我呸!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得意个屁,只是进了个黑8球而已,又不是打全场,表哥,给这小子一点教训!”

赵括冷哼一声,提高音量让所有人都听见,转而又看向对面的刀疤男子。

其实他的球技也一般,来这儿就是为了跟表哥学球的,台球比赛的规矩是老猫定的,他可不敢染指表哥的生意。

但拜托表哥为自己出出气,还是没问题的。

“小子,你想玩儿多少一把的?”

老猫朝着他点了点头,细眯着眼睛问道。

方才苏叶打的是直线球,进的是边角位,距离适中,看不出技术深浅。

但一杆能中,起码是个会玩儿的,不会浪费他的时间,而且手头上也有百来块钱,足够令人心动了。

亲兄弟也得明算帐,这钱要是进了他的裤兜儿,那就是自己的了。

“20一杆的吧,我要跟你比个数。”

比个数就是比谁进的球多。

进几个球赢多少钱,20一杆,每进一个球就赢20块钱。

苏叶拍了拍董辉的肩膀,示意让他把那20块钱给拿出来。

董辉一脸狐疑,心说你手上都已经有一百了,干嘛还缺我这20块钱?真抠!

不过作为好兄弟,又是先前答应过的事儿,董辉还是很仗义的,从裤兜里抽出四张五块钱的票子交到了他的手里。

台球厅内一片哗然,众人惊讶于苏叶的胆子大,又怜悯他的无知。

曾经来这里打台球比赛的人大多都是比杆,一杆输赢就那个价,但比个数就夸张了,输多少个球,就得掏多少钱。

“卧槽,苏哥你冷静下。”

董辉双腿一软险些贵在地上,赶紧拉了拉苏叶的衣袖,一度怀疑是不是刚才自己把苏叶给夸飘了。

他感觉赵括说的很有道理,打进一个球可能是蒙进去的,能赚到一百就不错了,但打全场靠蒙就是在送死啊,桌上这么多球,输多了球,那还不得赔死!

“好!那我就跟你比个数,现在开吧,虎子,摆桌。”

然而老猫却一口答应了下来,笑眯眯的擦拭着球杆儿。

店里玩儿的都是十六彩,加上白球总共16个球,去掉黑8球,还剩下14个,各分一半,每人7个球。

就算一杆清全赢了,也就140,输了最多也是这个数。

当然,老猫不认为自己会输。

“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也不打听打听我表哥老猫是什么人物,居然还敢比个数,你等着裤底都输干净吧!”

赵括靠在墙边,好整以暇的双手抱胸,毫不吝啬着自己的毒舌。

“要不要再打个赌,我要是赢了就再给我一百?”

苏叶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着他问道。

赵括被噎了一下,哼唧了一声没再说话了,刚吃了那么大的亏,正肉疼着呢,他突然觉得有点摸不透这小子了,决定还是观望一下再说。

球赛开始,苏叶表现的很笨拙,完全就是个初学者模样,但却能晃晃悠悠的打进几个球。

老猫始终处于领先地位,休息时间也在观察着苏叶的反应,水平只能说一般。

就这胆量,还敢跟他比个数?表弟说的没错,这小子的确是来送钱的。

“进啊!天呐,又没进,苏哥你也太笨了。”

“嘶,终于进球了,好球!加油!”

“就差三个球了,苏哥,你赶紧的追啊!”

一旁看比赛的董辉咋咋呼呼个不停,显得比苏叶还要紧张,惹的不少看球的吃瓜群众连连皱眉。

估计要不是看在这货是苏叶朋友的份儿上,恐怕早就把这小子给扔出去了。

“输了一个球,唉,运气不好,再来!”苏叶懊恼的摸摸头,爽快的将20块钱丢了过去,然而在他的眼底深处却掠过了一道精光。

明明有着一杆清的水平,却要努力打成这个样子,放水也不容易啊。

“可以,你运气已经算不错了,最后两个球都是蒙进去的。”

老猫没察觉出什么异常,满意的点点头将20块钱收进了裤兜,一副老前辈的口吻。

董辉哭丧着脸想要阻止球赛继续,但看着苏叶红了眼的样子,他感觉现在说什么,苏哥都听不进去的。

“要玩儿就玩儿笔大的,这一局,我跟你比一百一个球。”

嘶……

大厅内众人看他的眼神犹如在看傻子,你急了你急了。

“这次我要押球!我押你输!你要是赢了,这三百给你,但你要是输了,你得给我三百!”

赵括突然疯了一样扑上来,甩了三百块钱拍在桌沿上,脸红脖子粗的状态。

心痛啊,上一把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敢下注,错过了将钱拿回来的机会,水平终究还是不如表哥的,这三百,已经是他全部的家底了。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谁也别想在老子的地盘儿耍赖,砸老子的招牌,就等于砸老子饭碗,小子,你可想清楚了。”

老猫的眼睛闪烁不断,一百一个球,这是他开业以来,台球比赛开价最大的一次。

苏叶耸耸肩膀,只是说了句,“你开球吧。”

第二场比赛开始,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球桌,老猫开场打进一个球,开门红,不错。

但开局不算好,第二个球没进。

好了,剩下的就没你们什么事儿了,苏叶舔了舔嘴唇,开始认真起来。

一杆清场,老猫偶尔也做到过,大多数还得看运气,实力还是差一点的。

但在今天,大厅内的众人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几分钟后,“输我六个球,总共六百,没错吧?”

苏叶漫不经心的将桌面上的三百钞票收进了裤兜,心里都有点感动了,赵括这小子还真是自己的财神爷啊。

加上赢来老猫的六百,不到一个小时,入账一千整!

大厅内没有人回应他的话,所有人都仿佛陷入了石化。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你……你骗老子!”

赵括的双肩突然开始发抖,恼怒的咆哮一声就冲了过去,张牙舞爪的要干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