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豪门狂婿楚云

豪门狂婿楚云

落叶秋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云是赵家的上门女婿,身为一名废物赘婿,他在赵家一点地位,一点尊严都没有,除了妻子赵紫嫣,所有人都对他颐指气使,嘲讽羞辱。任凭是谁都不会想到,楚云这个卑微赘婿,有朝一日,会遇风化龙,扶摇直上九万里,开始逆袭人生!且看一个废物赘婿,是如何翻身逆袭,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的!

主角:楚云,赵紫嫣   更新:2022-07-16 04: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赵紫嫣的武侠仙侠小说《豪门狂婿楚云》,由网络作家“落叶秋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云是赵家的上门女婿,身为一名废物赘婿,他在赵家一点地位,一点尊严都没有,除了妻子赵紫嫣,所有人都对他颐指气使,嘲讽羞辱。任凭是谁都不会想到,楚云这个卑微赘婿,有朝一日,会遇风化龙,扶摇直上九万里,开始逆袭人生!且看一个废物赘婿,是如何翻身逆袭,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的!

《豪门狂婿楚云》精彩片段

“今天是爷爷的寿诞,不知道这古玩市场里有没有真正的宝贝。”

一黑色体恤青年游走在龙城最出名的古玩市场中。

他的模样清秀,一般的同龄人都浪迹在何种娱乐场所当中,像他这样淘宝贝的还真是极为罕见。

“唉,这些东西虽然看上去年代久远,实际上却都是近代的赝品。”

楚云在古玩市场里逛了一圈后,稍微叹了下气。

他的眼眸还有一缕金芒闪过。

“少爷,我终于找到您了!”

这时,一道急促又显喜悦的声音忽的从出运侧边响起。

楚云看去,一个穿着崭新西装却从杂物堆里爬出来的老者潸然泪下。

、“王老?”

楚云有些惊讶,但他已经知晓王老来的目的。

不待王老开口,楚云已经“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王老,我早已告诫过你,你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少爷啊...”

王老眼眶微微发红,他明白楚云的感受,可楚云若是不回去,那个天可就塌了呀!

......

今日也算是龙城的大日子,赵家在龙城早已根深蒂固,赵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自然美引得不少贵族登门拜访。

此刻,赵家府邸。

一群赵家的后生正在忙着迎接宾客,其中一位女子却好似心不在焉,立马就惹恼了赵俊辉。

“紫嫣,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先进去吧,毕竟今天来的可全都是龙城的名门望族。他们是专程过来给爷爷祝寿的,刚一进我赵家宅门,就要看你的脸色,我赵家可得罪不起这人。”

赵俊辉话里有话,他奚落赵紫嫣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作为赵家的嫡孙,赵俊辉自认为还有这个权力。

“哼。”

赵紫嫣冷笑一声。

“我再不对。也轮不到你这个只会阿谀奉承的家伙教唆。”

赵紫嫣天生就是一副美人坯子,哪怕生气时黛眉轻皱,也丝毫不见她脸上出现褶子。

如此重要的时刻,赵紫嫣的穿着也十分讲究,华丽的西服配上百褶短裙,将她傲人的曲线尽数展露。

尤其是那双浑圆修长的双腿惹得男人一看见就觉得口感舌燥。

而赵紫嫣还有着另一重身份...

“媳妇儿,我回来了!”

楚云远远望见赵紫嫣的身影就高声呼喊一声。

她正是楚云之妻,不过楚云是倒插门,来赵家当的女婿。

“回来就回来了,瞎嚷嚷什么啊,也不怕旁人看笑话。”

赵紫嫣还未开口,已经有一阵奚落甩在楚云头上。

这次可不是赵俊辉,他正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等着看戏呢。

“让你去买个礼物都能去这么久,你怎么不绕着龙城爬一圈再回来呢?”

音随堂门起,说话的妇女面容跟赵紫嫣几分相似,;脸上多了几分蛮横。

她厌恶的俯视着楚云,刚才受的怨气正好有了宣泄的地方。

“你是哑巴吗?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想在赵家待了,或是我家紫嫣哪里对不住你了。”

“妈,不是的。”

对于李小莲的态度,楚云已经习以为常了。

如果不是顾及着今天这么多人在场,说不定已经有东西砸向楚云了。

“别把我叫妈,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这样称呼我!”

李小莲情绪愈发激动,赵紫嫣想帮忙舒缓一下,李小莲却罕见的将起也撒在了她身上。

“当初如果你不答应,这个废物又怎么一直赖在这里丢人现眼!”

“好了,别说了,消消气...”

内堂的赵庆国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将李小莲拉了进去。

“你也是个废物,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跟你受这种鸟气...”

“啧啧啧,紫嫣。看样子,你家似乎并不是三叔在主事啊。”

赵俊辉逮住机会又对赵紫嫣一阵冷嘲热讽。

“你管不着。”

赵紫嫣不多以理会,主动前妻楚云了手走进了内堂。

“爷爷的寿诞可快开始了,你该不会什么都没有准备吧?”

“我看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是你吧。”

赵俊辉最记恨的就是赵紫嫣对他说话的态度,总是冷语相对。

“是吗?那咱们就在寿诞上一见分晓咯。”

赵紫嫣也觉得奇怪,她明明给了楚云钱让他买件古董回来祝寿,可他怎么两手空空的就回来了?

等楚云跟赵紫嫣进去时,内堂已经坐满了人,作为子嗣,李小莲跟赵庆国毕恭毕敬的站在赵北根身后。

他们身边还站着其他人,为首的两个都是赵北根的子嗣。

“爷爷,孙儿先在这里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俊辉刚一进门,就给赵北根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哎呀,小辉。你怎么这么...小心自己的身体啊。”

赵俊辉为人阿谀奉承,深得赵北根喜爱。

赵北根也是传奇人物,年轻时白手起家创立了一番基业,可老了后这眼光总是被什么东西给迷了。

“爷爷,孙儿没事。孙儿知道你喜欢古董,所以特地托京城那边的朋友带了些小玩意回来,希望爷爷能够喜欢。”

赵金辉说完,立马示意手下人端上来一个盘子。

李小莲眼神微眯,她可不愿让赵俊辉出这个风头。

“爸,紫嫣和她那不争气的老公也特意为你准备了礼物,那可是他们专门从古玩市场亲自挑选的,想必爸你一定喜欢。”

“哦?紫嫣也给我备了礼物?”

赵北根抚了下胡须,饶有兴致的喃喃自语。

“你小子还不把东西拿出来,想要私藏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小莲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楚云留。

“妈,其实我没有买到合适的礼物。”

楚云苦笑着摇了摇了头,古玩市场的外围赝品实在太多了,他想去内围时,王老的出现迫使他离开了那里。、

“你说什么?”

李小莲瞪大了眼睛,那咬牙切齿的表情恨不得将楚云给活剥生吞了一般。

“妈,你先听楚云解释一下,说不定是钱不够或者...”

赵紫嫣想维护楚云,但她一张嘴赵俊辉的声音就比她还快一步。

“爷爷,依我看恐怕是这没见过世面野人把钱给私吞了,不然他怎么会弦不出宝呢?”

赵北根闻言,只是笑而不语。

“你个混蛋小子真是狗胆包天,连用来给爸买寿礼的钱都敢私吞!我真不应该答应让你这个白眼狼进我们赵家!”

李小莲开口便是一通咒骂。

楚云不予理会,只是沉默。

赵紫嫣当楚云默认了事实,眼中不禁显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为什么这样做?

”谁说楚先生没有给赵老爷子备寿礼,只不过是这件礼物实在太贵重而已。“

是王老?!


“楚先生?”

赵家的人闻言皆是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如此称呼楚云。

等到那人现身时,他们便觉得此事更加蹊跷。

那言语之人虽然已经须发皆白,但光是他那身光鲜亮丽的穿着就已经能证明此人的身份地位显赫。

“这位兄台,你口中的楚先生怕不是在场的这位吧。”

赵北根作为赵家的家主,竟然主动起身向王老示好,况且今日还是他的主场。

太高调了,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楚云不悦,暗自给王老使了一个眼色。

“不,这件寿礼确实是位楚先生拜托我们的。”

王老觉察,话锋当即一转,言语间隙也是云里雾里,让人捉摸不透。

难道真的是他?

李小莲怪异的看了楚云一样。

就凭这个乡野小子也配请如此人物专场送礼?

李小莲的眼神逐渐回转,眼中的鄙夷旁人不作甚,王老却瞧在眼里。

“小辉,莫不是这又是你为爷爷准备的惊喜?”

赵北根有些狐疑。

在他眼中,赵俊辉为人友善广交良友,或许是他顽皮了些,著名留姓为楚。

“爷爷...”

赵俊辉本想占个便宜,但王老直勾勾的眼神却让他打了个冷颤,立马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不是我,我也和你一样好奇这个楚先生到底是谁,反正不是楚云就是了。”

话音落下时,赵俊辉还特意瞥了楚云一眼。

楚云脸上面无表情。

切,装什么清高,还真以为是你手下人不成!

赵俊辉脸色一黑,便又打起了歪心思。

“其实,那位楚先生还特意叮嘱了我一下,这次给赵老爷子送的寿礼中...还有要送于我家夫人的礼物。”

王老忽的开口。

瞧见楚云露出满意的眼神后,他才顿舒口气儿。

“我家夫人?”

在场人等听见王老的称呼,原先还仅仅只是狐疑,现在却认定了那位楚先生不是楚云。

楚云可是出了名的窝囊废,又怎会是世家子弟?

“赵家主,您可真是好福气啊,寿宴之时还能收获如此一份大礼!”

宾客席中已经有不少人上前给赵北根道喜,同时他们的眼珠子还老不正经的打量起赵青青来。

赵青青比起赵紫嫣要稍逊色几分,但不得不说,她也是个绝色的美人坯子。

唇边的美人痣令人望眼欲穿,要是能嘬上一口,那绝对是回味无穷啊。

“哈哈,诸位。我赵某人可不知道今天到底还有什么值得恭喜之处,还劳烦诸位为赵某人叨说叨说。”

赵北根抚了下胡须,喜悦之情早就溢于言表,他哪里是不知道而是在明知故问。

赵北根收藏古玩多年,自然看到出王老用来奉里的器皿也是有年份的古董。

此人出手如此阔卓,在龙城可谓是闻所未闻,那幕后的楚先生肯定是出自其他地方的世家子弟。

赵家攀上了这座高枝,未来的颇丰还会少许?

“赵家主,时代已经变了,现在这些年轻人啊有什么事都不想让家里的长辈知道。”

“不错,你们赵家前几年好心收留了某个丧家之犬,现在也是时候得偿福报了。”

“唉。”

赵北根听闻此话,还专门叹了声气,也不知意味何许。

“二丫头,人家提亲的都找上门来了,你还不解释一下?”

李小莲皮笑肉不笑的冲赵青青说道,语气里尽透露着羡慕。

看看人家的女婿,真是人中龙凤,我家这个...呸!

“楚云,你还傻杵在哪干嘛?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大吗!”

“爸今天寿辰,你私吞了奉礼的钱财不说,还杵在那臆想那位楚先生就是你这个废物吗?”

“给我滚!从今往后,你跟我们赵家再没有半点关系!”

李小莲语气过激,如果不是顾及今日在场全是上流人物,她早就将楚云给赶出去了。

可楚云却不知好歹,还敢在此停留,真是不知羞耻!

“妈,楚云他...”

赵紫嫣正欲开口,李小莲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已经甩她身上。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到现在都还在维护他!我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我没有...”

赵紫嫣低着头,眼中闪烁的晶莹不禁令楚天只觉心如刀绞。

“紫嫣姐,没事的。”

赵青青堆着笑容走至赵紫嫣身边对她轻声安慰,而后她趴在赵紫嫣耳边微微轻语。

“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你当我的婚礼主持人,对了,你可得把那条丧家之犬也带上。虽然我的婚礼上不能出现流浪狗,但到时候能给我免费看个门也是挺不错的。”

赵青青的话字字诛心,宛如一柄重锤直击心底。

赵紫嫣的身体开始颤抖,她眼中的晶莹似乎找到了宣泄口,一颗一颗不断的落下。

哪怕是赵家人瞥见了赵紫嫣的泪水。也全部无动于衷。

赵紫嫣的父母如此,赵北根亦是如此。

倒是赵俊辉没有那么虚伪,脸上的冷笑从未停止。

“替我谢谢楚先生,还劳烦你帮我转告他一声,我很期待与他的下次见面。”

赵青青面不红,心不臊的冲王老招了招手,虽然她和楚云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她可不会想到这位楚先生就是楚云。

“你?”

王老也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轻蔑。

“我家夫人可不是你。”

此话一出,赵青青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堂内也突然安静到了极点。

那个楚先生不是向赵青青提亲,难道真是...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楚云身上。

此刻。楚云眼中只有赵紫嫣。

“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受这么多委曲。”

他转头凝视众人。

楚云忽然间转变的语气令在场人都不适应,这...可不是他们印象中的楚云。

“这份寿礼的署名楚先生虽不是我,却也跟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因为他的署名权是帝京楚家。”

“帝京楚家?!”

这次,就连赵北根也难强装镇定。

帝京楚家,哪怕是将龙城大大小小的企业家族联合一起,都不及其毫毛根尖。

他的这份寿礼竟是出自帝京楚家的手笔?


“不错,我正是代表帝京楚家而来。”

王老出声附和,看向楚云时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光彩。

难道少爷…

“真的是帝京楚家…嘶!”

原先,在场众人对楚云所言还抱着怀疑态度。而话从王老口中吐露,他们才真的相信。

“哈哈哈哈,好啊,真是好吧!”

赵北根整个人都好似容颜焕发,脸上的褶子虽皱的更深,但其间隙喜悦也是溢于言表。

“紫嫣,还不快跟这位帝京的贵客道谢?”

李小莲似悟出了其中的深意,连忙将赵紫嫣的身形按至佝偻,硬拽至王老面前言谢。

“老先生,多些你特地前来为我爷爷祝寿。”

赵紫嫣收起面上的苦愁。

王老确实是前来为赵北根祝寿,她理应答谢。

“夫人不必如此大礼,这是楚先生专门叮嘱我送给夫人的礼物,还望夫人能够喜欢。”

王老说着,便从乘着寿礼的器皿中拿出一件精心包装的礼盒对赵紫嫣双手承上。

众人见王老对赵紫嫣如此毕恭毕敬,心中多少都有些羡慕。

再说那赵晙辉跟赵青青,脸色一个比一个精彩。

赵晙辉隐藏的再好,也无法掩盖其对赵紫嫣的妒忌。

她凭什么能得到帝京楚家的垂爱?

不行,如果再不有所行动,恐怕今后她赵紫嫣在家中的地位就在我之上了。

至于赵青青,她没有赵晙辉那般的城府,面目上的憎恶与表情细微间的咬牙切齿,将她的美人形象尽数破坏。

用怨妇二字来形容此刻的赵青青,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对不起,老先生,你认错人了。”

赵紫嫣在满目惊愕的注视下,向王老微微颔首后便主动退到楚云身边。

这一举动,不仅仅是引的赵家人及来宾震惊,连楚云也是眉毛跳动了一下。

“紫嫣……”

“你不用说了。”

赵紫嫣打断了楚云之言。

“我已经有你这个丈夫了,不能再接受别的异性的礼物。”

她这番话令楚云感动不已,同时也令在场人一阵鄙夷。

竟然为了一个废物拒绝帝京楚家的送礼?

“紫嫣,你疯了吗?那可是帝京楚家特意差人给你送来的呀。”

李小莲趴在赵紫嫣耳畔苦口婆心的劝说。

赵紫嫣不予理会,这可急坏了李小莲,她都想代替赵紫嫣去收起那份礼物了。

“紫嫣,妈,今日王老送来的寿礼及赠予紫嫣之物,真是我托他…”

“混账!谁让你管我叫妈的?!”

李小莲不由楚云分说,蛮横的将其打断。

“难不成你还自以为自己姓楚,就能跟帝京楚家扯上关系了?也不好好看看自己的模样儿!你与帝京楚家唯一的关系就是你也姓楚!”

“真是给姓楚的人丢脸。”

李小莲愈说情绪愈激动,赵庆国还特意拉扯了她一下。

李小莲非但没有领情,反而还推搡了赵庆国一把。

“你扯我衣服干嘛,别忘了你也是个废物!”

这下,赵北根的眉头终于皱了一下。

“够了。”

他怒视着李小莲。

“你在疯言乱语些什么,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的存在!”

李小莲只咒骂楚云到也罢,但她却当众连着赵庆国一起咒骂,这可就是打他赵北根的脸了。

而且还是啪啪作响。

“对不起,让您老看笑话了。”

赵北根向王老微微颔首。

王老现在的面色可谓难看至极。

堂堂帝京楚家的第一大少,如今竟被一个弹丸之地的小家族嘲讽!

王老刚想发作,却被楚云用眼神制止了。

“依我看,恐怕还是赵晙辉广交好友,结实了帝京楚家的人,只不过低调找个借口奉礼罢了。”

“谁也说不准,看这老爷子的面色,说不定真是来找自家夫人的,只不过认错人罢了。”

周围的嘈杂议论时不时响起,赵晙辉与赵青青听见这些蜚语,面色好看了不少。

“无妨。”

王老冰冷着从牙缝间隙吃力的吐出这两个字眼。

“赵家主,还是先看看那位楚先生嘱咐我为你带来的至宝吧。”

王老将乘着古董的器皿交赵背根手上。

这是帝京楚家特有的机关装置,除了家族成员,外人根本无法打开。

王老刚才当着众人面将其打开,但他的手法十分迅速。

短短瞬息间的事情,在场之人除了楚云外再无别人看出。

这是王老故意为楚云出气啊。

赵北根拿着器皿研究了好久,额头甚至涌现出了细密的汗珠,却也始终无法破解器皿上的机关拼图。

众人也都凑近上前,赵北根可是出名的古董收藏者,对一些机关术也颇为了解。

连他都无法破解的机关,众人可都是好奇的很。

楚云也装作凑近上前,实则却责怪的瞪了王老一眼。

王老此举,虽是替他出气,却也是想让赵北根乃至整个赵家在龙城中丢尽脸面。

此举,得不偿失,实属小孩把戏。

“让我试试吧。”

楚云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此话从他口中说出,却尤为惊人。

连赵北根都无法破解的机关拼图,他一个废物,那笃定的语气,究竟是何来的底气?

“爷爷,给我吧,您忘了,之前你教过我类似的机关破解之法,今日是您的寿诞,自然不能劳烦您亲自动手。”

楚云向赵北根伸出双手。

这小子…

赵北根诧异的看了楚云一眼。

楚云之言,不仅让赵北根摆脱难堪,还给足了他台阶下,真可谓是一举两得。

“楚云,你又冒出来到底想干什么啊?”

李小莲气急败坏,她刚准备对楚云一通咒骂,赵北根的冷眼一瞪,吓得她赶紧将未脱口的话咽了下去。

“既然云儿你如此有把握,那就来试试吧。正好也让爷爷看看,你对机关的破解之法到底掌握了多少分毫。”

赵北根将器皿递交楚云双手,暗地里也长舒口气。

楚云若是侥幸解开了也罢,若是他解不开也不管赵北根什么事了。

正好,他也有了借口将楚云这个废物逐出赵家。

楚云把玩着手中的器皿,这种小玩意他孩童之时就能破解,如今为了给足赵北根面子才做出十分焦灼的表情。

“呼~”

楚云似松了口气。

“幸好爷爷之前教过我相关的破解之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