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死囚犯的逆袭

死囚犯的逆袭

王师北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理科天才,李牧穿越古代,终于可以将这无敌的数理化超常发挥了!可老天爷给他安排的身份,不是驸马也不是皇帝,而是以一个死囚犯,对此李牧表示这小问题,难不倒他!凭借着他的至理名言“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在这发配边疆的路上,他非但洗刷了罪名,还成了无数人感恩戴德的成功者。

主角:李牧,唐晓莺   更新:2023-07-14 16: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牧,唐晓莺的武侠仙侠小说《死囚犯的逆袭》,由网络作家“王师北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理科天才,李牧穿越古代,终于可以将这无敌的数理化超常发挥了!可老天爷给他安排的身份,不是驸马也不是皇帝,而是以一个死囚犯,对此李牧表示这小问题,难不倒他!凭借着他的至理名言“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在这发配边疆的路上,他非但洗刷了罪名,还成了无数人感恩戴德的成功者。

《死囚犯的逆袭》精彩片段

“李牧,朝廷有令,你打伤世子,本该处斩,但念在你是读书人,有功名在身,给你脸上刺字,不日刺配边疆,为国效力,戴罪立功。”

十里坡上,李牧被强按着用铁椎在额头上刺下“钦犯”二字。

他痛死过去,再醒来,目瞪口呆。

“我李牧怎么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还成了钦犯,毁容了?”

李牧看着河边的自己,目瞪口呆。

他本来是二十一世纪一个高材生,清北大学的理科天才,通过层层选拔,成为滑为公司的“天才计划”一员,前途无限,却因为过度劳累遇上车祸,来到了大炎王朝。

更倒霉的是,穿越到这个死囚犯身上。

“什么戴罪立功,死囚犯就是炮灰,连武器铠甲都没有,在战场上冲在最前面,作肉盾用的。”

李牧欲哭无泪,他这个身体的主人,因为正义感爆棚,在京城顶撞了太子的世子,现在额头上刺了字,不日就要发配边疆。

李牧觉得自己脑子有些凌乱,狠狠洗了把脸,却发现额头上的字根本消不掉,他苦笑着回了村。

“哟,这不是我们村百年来第一个秀才李牧嘛,怎么脸上还有刺青呢?”

李牧刚走到村口,一个脸上有着黑痣,流里流气的青年就走了过来,朝着李牧脸上吐了口唾沫。

李牧躲避及时,那唾沫落到他的脚跟,他面色顿时一寒。

这小流氓他认识,叫赖三,是十里坡一个小痞子,整天游手好闲,对村里一些大姑娘动手动脚,李牧自恃是读书人,看不惯他,曾经教训过他。

赖三知道李牧有功名在身,虽然怀恨,但拿他没办法。

可现在,李牧得罪太子世子,被剥夺科举考试资格不说,还在额头上刺了字,在大炎王朝,连贱民都不如,他还不是随意拿捏。

“去你的。”

可他这次想错了,李牧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李牧,换做之前那个李牧,对封建王朝森严的等级制度墨守成规,必然不敢反抗。

可眼前这个,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李牧,心里正憋了一肚子火,堂堂高材生,穿越过来不是当皇帝,居然是成了钦犯,还遇到小流氓挑衅,正愁没处发泄呢。

“啪。”

李牧一巴掌,狠狠甩到赖三脸上,把他牙齿都打落好几颗,鲜血流个不停。

“哎呦。”

赖三惨叫着,李牧还要打,倒不是他有多强壮,而是他出其不意,又打到要害,赖三才会受伤。

要说身板,李牧只是读书人,不事劳作,身板弱得很,一巴掌扇下去,李牧都有些头晕。

他好几天没怎么吃饭了,早就低血糖了。

“李牧,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者从村口跑了出来。

“村长,李牧打人了,你快把他抓起来,交给官爷,即刻发配啊。”

赖三脸上都是血污,怨恨无比地咆哮起来。

村长张三跑到李牧身边,看着李牧额头上刺的字,哀叹道。

“李牧,你又是何苦呢?有功名在身,放着大好前途不要,得罪了太子世子,哎......”

村长说到最后,只是一个劲地叹气。

李牧是他们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秀才,在十里坡这个小地方,让他涨了不少面子,过去,他都以李牧为荣。

可如今......

“村长,我打了他,我自己会认,反正过几天军中就会过来领人。”

李牧一人做事一人当,他都是将死之人,还在乎一个赖三?

赖三看到李牧恶狠狠的眼神,立刻吓得缩了缩脖子。

李牧借机警告道。

“赖三,奉劝你一句话,傻的怕楞的,楞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而我,就是不要命的。”

李牧抹了抹脖子,把赖三吓得后背都凉了。

他从来没想到过,李牧这个读书人,疯起来这么可怕。

当即,他就决定不再招惹李牧。

反正他也活不了几天了。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李牧不想再停留,他嘴上说着不怕死,其实心里怕的要死。

他才刚穿越过来,可不想立刻就去死。

堂堂理科天才,脑子里随便用一个点子,就足以在这个时代点石成金。

李牧不甘心,也绝不允许自己去当炮灰。

他现在要赶紧回家,他记得自己的老爹,似乎是个铁匠和木匠。

家里有些东西,或许赶得上用处。

可是,村长又拦住了他。

“李牧,你进京赶考前,村里很多姑娘都说要许配给你,还提前给了嫁妆,但现在......”

村长说着,拿出一堆的婚契,少说也有几十份。

李牧脸都黑了,敢情整个村的姑娘都许配给他了?

“村长,我家翠儿可不能嫁给这个死囚犯,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是啊,我家绿儿也是,还有几十文嫁妆,也得给我们要回来啊。”

村里涌出几十个农妇,跪在地上向村长苦苦哀求。

村长不忍,而后便是说道。

“李牧,你也看到了,你现在是死囚,这些姑娘的婚书就此作废。”

村长说着就是把婚书给撕了,李牧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往村里走。

那些农妇立马拦住他。

“李牧,你都快死了,把钱还给我们啊。”

李牧两手一摊,说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钱都被在京城教坊司花光了。”

李牧冷哼一声。

教坊司,他自然是没去,可这钱,他现在不会拿出来。

农人势利,在他得势时,恨不得把女儿嫁给他做小妾。

现在看他失势,就想把钱讨回来,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些人毁约,对读书人李牧而言,已经是颜面扫地了。

他不在乎,但他的宿主在乎,李牧自不会答应。

“老天爷啊,我们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煞星。”

农妇们在地上打起了滚,李牧倒是想起前世一个词,按闹分配。

村长摆了摆手,在李牧旁边说道。

“李牧,你爹曾经有恩于我,但你不日就要发配边疆,还没有开枝散叶,这可如何是好?”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大炎王朝,如果男丁还没有子嗣就死了,属于对不起父母,死后都愧对父母在天之灵。

李牧当然无所谓,他脑子里没有这些观念,何况他不认为自己会死。

村长红着脸,在李牧身边低语道。

“要不,要不你偷偷去趟怡红院,找那里的姑娘过几夜,也好给你们李家留后?“

“去尼......“

李牧忍住冲动,就在此时,村口突然有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李牧,我愿意嫁给你,给你李家留下香火。“


“谁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过去,李牧也看过去。

开口的,是一个穿着粗破麻衣,身上打满补丁的女子。

但越是这样,越凸显出这个女子的不凡,皮肤嫩得像是要掐出水来,五官精致,就是披麻袋都好看。

李牧有些诧异,这个年代,农人忙于农作,皮肤粗糙黝黑,这是哪里来的美女?

肯定不是富家大小姐,否则不会浑身补丁,她的袖口一截叠一截,显然是长个子了就用针线补一段,是这个时代贫困百姓的缩影。

“你是......隔壁唐湾村的唐晓莺?”

村长张三认了认,叫出名字来。

“你来干什么?还要嫁给李牧?”

村长都被搞懵了。

唐晓莺闻言,脸蛋一红,然后低着头,怯生生走上前,李牧这才发现,她背上背了个小包裹。

“李牧,这是我的嫁妆,我能嫁给你吗?“

唐晓莺声音像蚊子一样,李牧觉得很诧异,这姑娘不知道他快死了吗,还敢嫁给他?

“啧啧,好别致的身子,小娘子,你嫁给我,我每天给你吃三顿饭,吃饱穿暖好不好?“

赖三从队伍里走出来,口水混着血水滴下来,肆无忌惮打量着唐晓莺,眼睛都直了。

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姑娘,有前有后,要是能睡一觉就值了。

唐晓莺被赖三的目光看得面色发白,她虽然是隔壁村的,但也听说过赖三的大名,不学无术,嗜赌成性,家里连唯一的床都拿去当了赌钱。

她鼓起勇气反抗。

“我不要,我要嫁给李牧,是他给了我钱,安葬我爹和我弟弟。”

看到李牧一脸茫然,唐晓莺走上前,眼里浮现感激的泪珠,哽咽着说道。

“小先生,你忘了吗,前几个月,我爹和弟死了,没钱安葬,你给了我二十文钱,你是我这辈子的恩人。”

唐晓莺说着,就要给李牧跪下来。

“哎,别跪啊,我想起来了。”

李牧哪见过这阵仗,立刻把唐晓莺扶起来,摸过她的双手,李牧心里一个荡漾。

唐晓莺好像察觉到了,耳朵都红了。

“小先生,我来报恩了,如果你不嫌弃,就让我侍奉你,你是读书人,我配不上你,但我可以做你的小妾,奴婢也行。“

唐晓莺生怕李牧生气,观察着李牧的表情。

李牧摇了摇头。

他两辈子为人,还没有这么漂亮的女友呢,现在送上门,他心里痒痒的。

但是他是正人君子,立刻说道。

“唐姑娘,给你钱只是举手之劳,我没有想要回报,你这样的美女肯嫁给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

唐晓莺听到这话,羞得恨不得把脸埋到地里。

这个年代的女孩子,哪里听过这样夸人的话。

李牧这么直白,她心里痒痒的。

“但是......“

李牧话音一转:”我可是朝廷钦犯,马上就要刺配边疆,我有义务告诉你。“

李牧想了想,还是说出来。

如果这样,这姑娘还坚持嫁给他,他就从了。

“钦犯?“

唐晓莺脸色果然变了,李牧正想自嘲,赖三上前挤眉弄眼,嘲讽道。

“小娘子,这小子在京城得罪了太子世子,过几日军伍中人就来押他去前线,当炮灰,你要嫁给他,可就成了寡妇,不过到时候,我可以夜里来找你哦......“

”你......你......“

唐晓莺气得浑身发抖,赖三太不要脸了,她脸皮薄,泪珠都要掉下来了。

这时候,一道宽厚的身影挡到她身前,给她安全感。

“赖三,皮又痒了是吗,没事滚一边去。“

李牧呵斥了一声,赖三骂骂咧咧地走了,不过三步一回头,对唐晓莺投去邪恶的眼光。

看到他走远,李牧转过身,叹气道。

“你现在知道了,我是钦犯,你赶紧走吧。“

李牧挥挥手,可就在这时,唐晓莺抓住他的衣袖,坚定地说道。

“我不走,我要嫁给你,恩公!“

李牧欲言又止,他从唐晓莺的眼里,看到了坚定。

这一刻,李牧动摇了。

“行吧,如果你执意,那我就答应了。“

唐晓莺听到李牧的话,笑靥如花,李牧也笑了。

他这就成亲了吗?

唐晓莺拿出一张婚契,先按了手印,李牧有样学样,这就算成婚了。

唐晓莺把婚契收起来,揣在怀里,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脸上笑靥如花。

李牧看了她一眼,也笑了。

这种感觉,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体验。

这时候,村里的农妇也都围了过来,有人看到唐晓莺,突然想到什么,大叫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她就是隔壁村那个扫把星,一到晚上就看不清路,还在几个月前克死她爹和弟弟,算命先生说她是不祥之人,克星的命,见谁克谁。”

“今早我还去过唐家村,村里人说她哥嫂把这丫头赶出来了,走投无路,难怪跑到我们村来了。“

”难怪啊,我还以为是这李牧走大运,死前给他家留后,原来是扫把星嫁给短命鬼,一家人啊。“

周围的农妇都指指点点起来,乱嚼舌根。

唐晓莺顿时眼睛红了,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从小看不清夜路,农人三更就起床干活,她没有农作能力,也无法织布,是村里的赔钱货。

前不久她爹和弟弟离奇死后,所有人都觉得她是灾星,不肯靠近她。

唐晓莺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又要哭了。

“别放心里去,你现在是我娘子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别人的话,别放在心上。“

李牧蹲下身子,帮唐晓莺抹眼泪,唐晓莺心里一阵暖流涌过,眼泪止住了大半。

她看着眼前这个读书人,虽然他说的话自己听不大懂,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嗯。“

”走,我们回家去。“

李牧带着唐晓莺回了自己的家。

李牧的爹是个老铁匠和木匠,进京赶考,几个月没回来,茅草屋都被雨水冲得不成样了。

打开门,李牧眉头一皱。

家里好像被人翻过了,杂物散落了一地。

进去转了一圈,仅剩的一点粮食都被偷走了。

“当家的,我,我来收拾吧,你是读书人,你休息。“

唐晓莺放下背上的小包,就要来打扫卫生。

李牧眉头一皱说道。

“读书人怎么了,读书人也要劳动,劳动最光荣。“

”啊?“

唐晓莺没明白。

“我的意思是说,娘子不用太操劳,你相公也很能干,对了,现在开始,就叫我相公吧。“

李牧想到古装剧都是这么叫的,随口说道。


“相......相公......“

唐晓莺红着脸,脸上滚滚烫。

李牧和她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说话直接又好听,让她心里又喜欢又紧张。

“这就对了,娘子。“

唐晓莺赶紧走到隔壁作坊开始打扫,她怕自己被李牧的话撩得心都软了。

“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李牧看着唐晓莺的背影,也笑了。

但很快,他神色转变得严肃。

他现在可是钦犯,没几天军伍中人就会来押走他。

如果说之前他还没什么留恋的,可现在刚成亲,有这样的美人为妻,他可不想被拉到前线当炮灰。

李牧坐在门沿上,开始思考。

当天押他来的衙役是两个人,他听他们说过,到时候会换两个军伍中的人专门来押送他。

但军伍都是训练过的,身手矫健,他这具身体弱得很,以一敌二,军伍还有刀,他靠蛮力肯定不行。

李牧扫视着四周,突然眼睛一亮。

“有了。“

他急忙起身,跑到隔壁作坊翻了起来。

他爹是铁匠木匠,他记得家里有些东西派的上用场。

“晓莺,这里我要用,你先去大屋吧。“

李牧摆摆手,唐晓莺收拾得差不多了,知趣地退出作坊,回了大屋。

李牧将门关上,然后寻觅起来。

不多会儿,他发现了一些老铁匠留下的东西。

李牧的父亲是个老铁匠,但不是十里坡人,而是因为战乱,在李牧两岁时候带他逃来这里的。

至于他娘,李牧完全没有印象。

每次问起,老铁匠都让他闭嘴别问,就好像是什么秘密一般。

他告诉李牧,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士农工商,封建王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因此,他勒紧裤腰带,供李牧读书。

但就在李牧进京赶考前一年,因病去世了。

李牧如今得罪世子,剥夺身份,不知道老父亲在天之灵,作何感想。

李牧没时间感伤,他望着眼前的东西,眼里有光芒闪耀。

那是一截铁制的细长管子,中间中空。

李牧从小也和父亲学过打铁,这就是他曾经的杰作。

穿越至今,李牧的记忆也已经完全融合了,他对所在的世界有了全面的认识。

当今这个时代叫大炎王朝,立国已有两百余年,地理文化等等,都和前世不尽相同,但和前世的宋朝有些相似。

重文抑武,国力积弱,大炎王朝被群狼环伺,西有北戎,北有契丹女真,总之时刻处在战乱之中。

大炎王朝的冶炼技术非常原始,炼铁就是把生铁硬烧,烧成发红的铁疙瘩,然后按照需要捶打成型。

只是铁不化成液态,光靠手打,很容易出现偏差。

因此武器也好,农具也罢,样子不美观,杂质也太多,硬而脆,一碰就断。

许多农人,因为手笨,把家里的农具弄断了,哭得全村都能听见。

农具就是他们的传家宝,弄坏一样,全家都要挨饿。

李牧是理科天才,他知道关键在于两点,改善风箱和使用焦炭。

这两样东西能提升温度,融掉生铁里的杂质,冶铁技术就可以突飞猛进。

但大炎科技落后,匠人们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李牧拿起那截铁管,他心里有了主意。

他想对付来押送他的军伍,只能用武器。

但他不能使用弓弩,因为太显眼,没法藏在身上,被军伍看到,立刻就会对他警觉。

李牧想到另一种暗器,袖箭。

袖箭可以藏在衣服里,隐蔽且杀伤力强大,三十步以内,杀人于无形。

前世,他也是个兵器爱好者,对这些东西都有所涉及。

当下,他开始打磨袖箭的零件。

袖箭的关键在于一个机括,叫做蝴蝶片。

李牧用铁皮进行打磨。

好在老父亲给他留了不少生铁,李牧削下一块,用锤子反复锤打。

一弄就是半天时间,太阳都到正午了,李牧才把铁皮的轮廓磨了出来。

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走出作坊,大屋里,唐晓莺把地面打扫得一尘不染,李牧看到唐晓莺大口喘气,过去就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疼地说道。

“娘子,辛苦了。”

“相公......不......不辛苦......”

唐晓莺受宠若惊,从小到大,她都是家里最不受宠的,干活慢点还要被哥嫂打骂,哪里被人这么温柔的夸过。

她心里暖洋洋的,抬头看了眼李牧,读书人就是好看,斯文有礼。

哪像她,大字不识一个。

“相公,这是我的嫁妆,十斤谷子,够我们吃几天的了。”

李牧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唐晓莺回过神来,打开那小包袱,里面是一些麸皮都没去干净的谷子。

李牧眉头一皱,这玩意儿可不好吃,但他也知道,条件有限。

“相公,我去弄点野菜,晚上煮粥吧。”

农人一般都只吃两顿,条件有限,早晚各一顿。

李牧听言,皱眉说道。

“晓莺,后山离这里太远了,过去要一个时辰,下午太阳落山早,山林野兽都会出来,还是别去了。”

唐晓莺点了点头,但立刻皱眉。

那他们晚上吃什么?

今天也算新婚的日子,新婚如果吃的太寒碜,是要倒霉的。

农人都迷信的很。

李牧在大屋转了一圈,发现缸里的黄豆被屋顶滴漏的雨水泡着,有些都发芽了。

李牧心头一动。

“晓莺,你吃过豆腐没有?”

“豆腐?“

唐晓莺银牙咬着,大眼睛扑闪着好奇的光泽,煞是好看。

李牧笑了笑,在他的记忆里,这个时代还没有发明豆腐。

他当下笑道:“一种比肉还好吃的东西,我来做给你吃。“

”真的吗......“

唐晓莺口舌生津,她已经好几年没吃过肉了,比肉还好吃的东西,是什么样子的......

她浮想联翩。

“晓莺,你把豆子里发芽的挑出来扔了,其余的给我。“

唐晓莺点了点头,充满动力。

很快,还没变质的豆子到了李牧手里。

他用石磨磨碎,然后再用粗布包着,进行过滤。

制作豆腐很简单,只要用石膏点浆即可。

李牧家里没石膏,但他发现了盐卤,用这个也是一样的。

豆子过滤好,李牧让唐晓莺把锅子烧热,然后在边上看着。

他则是继续去忙袖箭的制作了。

直到傍晚,唐晓莺来叫他,李牧满意地放下打磨的差不多的机括,然后去土灶前,开始最后一步。

一边加盐卤点浆,一边沿着同一个方向搅动,直到出现芝麻大的颗粒时,停止搅动,盖上盖子,等半个时辰。

唐晓莺在旁边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一些快烂掉的豆子,居然变成了固体,散发着奇妙的清香,唐晓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相公,你怎么会做这个......豆......豆腐......“

李牧察觉到唐晓莺看着自己的眼里,充满了崇拜。

这个年代,有一门手艺,都是可以传家的。

女子都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李牧心道,我是现代穿越来的,能不会吗......

但他还是挺直了胸膛说道:“你的相公,当然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唐晓莺脸颊升起两抹红,她害羞地看着李牧,越看越好看。

最后一步,是压制成型,李牧找来两块木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