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

畅销巨作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

白芥子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是作者““白芥子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烟罗顾如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是那顾南山真心相待!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绿瑶被人拽着拉下去。等绿瑶下去,顾烟罗从一侧的屏风后面出来。元氏塞给牛聪一袋碎银子,“你做的不错。”牛聪眼睛一亮,接过银子,转身离开清寒院。顾烟罗望着牛聪的背影,脑海中划过昨日发生的事——昨日,她坐在花圃的亭子内想事情,刚好牛聪就......

主角:顾烟罗顾如月   更新:2024-02-12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烟罗顾如月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由网络作家“白芥子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是作者““白芥子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烟罗顾如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是那顾南山真心相待!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绿瑶被人拽着拉下去。等绿瑶下去,顾烟罗从一侧的屏风后面出来。元氏塞给牛聪一袋碎银子,“你做的不错。”牛聪眼睛一亮,接过银子,转身离开清寒院。顾烟罗望着牛聪的背影,脑海中划过昨日发生的事——昨日,她坐在花圃的亭子内想事情,刚好牛聪就......

《畅销巨作傻女快逃!偏执王爷太会撩》精彩片段


绿瑶想象过自己被发现的下场,但她没想到元氏会这么心狠,竟然直接就要将她给发卖了。

“夫人!奴婢这些年跟着夫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夫人竟要将奴婢发卖了去!”

“怎么?你背了主,我还要将你供奉起来,好吃好喝伺候你不成?”

元氏的眼神发暗,绿瑶被挤兑的脸色涨红。

她只是没想到,元氏向来懦弱,如今才短短几日,性子竟强硬到这种地步。

仔细算算,也是顾烟罗回来后开始变得。

绿瑶双眼通红,眼角浸出湿意,“夫人!就算奴婢背了主,奴婢也是为夫人着想的!自从大小姐回来后,闹得整个将军府鸡犬不宁,之前将军虽然偶尔打夫人,却是真心相待,如今将军见到夫人眼底只剩厌恶,夫人真的觉得这是好事吗?”

元氏诧异地凝着绿瑶,她震惊地冷嗤,“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红烛,把人拉下去,关在柴房里,等人牙子来了,把她带走,我不想再看到她一眼!”

她在将军府受尽委屈,经常被顾南山殴打的浑身青紫,到了绿瑶的嘴中,竟还是那顾南山真心相待!

真是笑话!

天大的笑话!

绿瑶被人拽着拉下去。

等绿瑶下去,顾烟罗从一侧的屏风后面出来。

元氏塞给牛聪一袋碎银子,“你做的不错。”

牛聪眼睛一亮,接过银子,转身离开清寒院。

顾烟罗望着牛聪的背影,脑海中划过昨日发生的事——

昨日,她坐在花圃的亭子内想事情,刚好牛聪就在花圃内修枝剪叶。

顾烟罗蹙眉,一眼看到牛聪,“你来。”

牛聪低着头走上前,顾烟罗问,“你这几日可有瞧见绿瑶去寿安堂?”

牛聪摇头。

“那怎么办呀?绿瑶背了主,没证据怎么定她的罪行啊。”顾烟罗目光茫然地说着,完全不觉得这话应该背着人。

她话说到这里,也没再跟牛聪多说,转身便走了。

牛聪在将军府长大的人,一眼看穿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只要他愿意帮夫人,定会有数不尽的奖赏!

当晚,牛聪就来到清寒院外,跟元氏说,他亲眼目睹绿瑶去了寿安堂!

“若不是牛聪亲眼瞧见,我是真的不敢相信,绿瑶竟然背主,这些年我待她不薄,把她和红烛当做自己的妹妹来疼,没想到她竟如此……”

元氏提起绿瑶,心口一阵泛酸。

她轻轻揉捏着顾烟罗的手指,“阿罗,你以后和任何人相处,都要留心眼,记住了吗?”

顾烟罗乖乖点头。

……

过了晌午。

顾老夫人带着顾如月回来。

两人眼中都带着喜色,显然这一趟去丞相府收获颇多。

恰巧,顾老夫人踏入府门,红烛找来的人牙子也到了。

两人撞面,得知元氏要发卖绿瑶后,顾老夫人马不停蹄便带着顾如月闯入了清寒院。

“元氏!绿瑶跟着你这么多年,不辞辛劳,你竟然这般对待身边的老人,你怎能心狠至此!”

这是得知绿瑶要被发卖,急了。

元氏从屋里走出来,她眸子平和,眼底却透着冷,“娘,绿瑶背主,这样的奴才,我不敢再用。”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背主?”

元氏冷睨老夫人一眼,“有人亲眼瞧见她去通风报信,这证据还不够吗?”

顾老夫人眼皮子一跳,她呼吸发沉,“简直是胡说八道!她给谁通风报信了?你凭借外人三言两语,就这样对待自己的贴身丫鬟,你以前还挺温柔和善的,怎么如今变得如此心思歹毒?!”


顾烟罗弯眸,“娘亲放心!阿罗都答上来啦!”


“我们阿罗这么厉害!”元氏忍不住语气欢快地附和顾烟罗,语调都微微上扬。

顾烟罗一脸骄傲地抬起下颌,重重地点了点头。

根据她的估测,此番考上东山书院应该没问题。

但顾烟罗并未直接跟元氏说,她不希望元氏有了希望后,到时候结果不好再跌入失望。

……

而萧九宴这边,他登上马车原本准备回宫,半路却被董太公最小的儿子董修宁给拦住,拽去了司乐坊。

萧九宴踏入司乐坊厢房的刹那,脸色依旧是阴沉的。

董修宁见状,顿时吊儿郎当道,“是谁又招惹了我们的二殿下?不如我去喊几个姑娘来弹琴,给我们二殿下排忧解愁?”

“你敢。”萧九宴锐利的眸子顿时扫向董修宁,那眼底的威胁令人不寒而栗,若不是了解萧九宴,董修宁都要以为这厮准备取他狗命。

“正经的,发生了何事,你竟如此不悦?”

从董修宁认识萧九宴至今,他极少看萧九宴这般把情绪挂在脸上,是那种从心底透出的不耐和烦躁,和往日那冷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大相径庭。

萧九宴蹙眉,他隐忍思索片刻,倏地抬眸望向董修宁。

他向来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应该是了解些的。

“你平日勾缠的那些女子……”萧九宴喉结轻滚,勉强启唇。

董修宁惊愕地瞪大眼,“不是吧?二殿下这是开窍了?终于开始对女子有·兴致了?”

萧九宴:“……”

还未出口的话,就这般卡在喉间,萧九宴眉尾抖了抖,他想掐死董修宁。

“你不是说,女子哪有杀人有意思吗?怎么如今开始转变态度了?你放心,你若有意,包在本少爷身上!本少爷定会把京城内最漂亮的美人都送到二殿下的面前。”

董修宁用手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开口。

萧九宴一个茶杯扔到他脚边,杯盏碎裂,茶水溅湿董修宁的衣摆,“哎哎哎?你这是怎么回事?”

萧九宴眸子幽暗,“本宫想问你,你平日勾缠的那些女子,你都把她们当做妹妹吗?”

董修宁:“?”

他僵了片刻,那双多情的桃花眼波光潋滟,他顿了顿,倏地仰天大笑,“妹妹?确实,她们都是我的情妹妹!”

董修宁话落,乐滋滋地回想着他那些情妹妹们,又一个杯盏碎在他的脚边。

董修宁慌忙回神,“二殿下!咱能不砸了吗?这一个杯盏要几百两银子,全都是上好的瓷器,你说砸就砸,赔的是我啊!”

“董太公缺你银子了?”萧九宴眸子冷凝。

“你还不知道我爹?他恨不得把我手里的银子全都挖走,无情拆散我跟我的情妹妹们!”

萧九宴:“……”

“那董太公没做错什么。”

“二殿下!人最起码,不该如此没良心!”

董修宁幽怨地望着萧九宴。

萧九宴却又皱眉,“本宫问你,你会觉得一个姑娘可怜,忍不住对她好吗?”

董修宁轻嗤两声,“可怜的姑娘那么多,难不成我要把整个明成的姑娘都接回身边对她好?”

话落,他一顿,觉得萧九宴这话问的离奇,“不对!二殿下,你怎么回事?你看上哪家女子了?开窍了啊,真是不容易!”

“胡说八道。”萧九宴漆黑的眼幽冷深邃,语气坚决地否认。

但指尖却细细揉捏两下,他、看上她了?

“你没看上人家姑娘,你耽误人家做什么?对人家那么好,小心那姑娘觉得你对她有意,因此缠上你。”董修宁道。



顾南山立刻推卸责任,把事情引到元氏因为顾烟罗痴傻心中怨恨,便闹这么一出。


元氏讥笑,“红烛,把婚书给族老们仔细看看。”

红烛将婚书呈过去。

“将军,你的外室名叫宋思烟,京郊农户宋家之女,我说的可对?”

顾南山眸光幽沉,他正欲开口反驳,便听元氏讥讽道,“你不必急着反驳,就算你否认,我也会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她在跟你的时候,便已有婚配!”

“按顾如月的年纪,你前去边境平乱时,她才被怀上,怎么?将军就这般舍不得那外室,连去边境平乱都要带上她?那个时候,宋思烟跟她夫君可还未曾和离呢。”

元氏这番话落下,周围的顾家族老眼瞳纷纷一颤。

若这顾如月真的是那时候怀上的,那顾南山便犯下了通奸罪!

顾南山脸色黑沉,难看的厉害,他周身凌冽的气场令人不寒而栗,威胁道,“元氏,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元氏起身,目光直视顾南山,“我知道!字字句句皆属实!若顾家族老心中怀疑,大可自己去调查清楚!”

“顾如月不是顾家血脉,却被养在顾家,当做嫡亲大小姐般溺爱,而顾家嫡亲的血脉,却被抛弃在外,不管不顾,将军便是这般当爹的吗?就不怕被京城内的人戳脊梁骨吗!”

元氏言辞激烈,不曾有半分退让。

顾南山如同被架在火上烤。

若他承认顾如月不是顾家血脉,他这些年将嫡亲血脉扔在外头,养一个并非顾家的孩子,整个京城的人都会看他的笑话!他在顾家宗族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威严也会轰然倒塌!

若他承认自己跟宋思烟通奸,顾如月乃顾家血脉之事保住,但他定会被问罪,毕竟,一个大将军犯下这样的罪责,明成帝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如今,唯一两全的法子便是……

顾南山目光阴鸷,沉沉思索良久,“是宋思烟趁我醉酒爬上我的床!那时她夫君意外失踪,官府都找不到人,她前去边境寻人,浑浑噩噩,意图寻死,我心软,便留她在军营内,帮将士们洗衣裳赚点银子,可我没想到,她会趁着我醉酒爬上我的床!

那一夜荒唐后,我根本不知道她怀了身孕,便将她驱逐出军营,后来平乱结束,我再见到她,她便已经将孩子生下来。

清幽,是我对不住你,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愧疚,觉得这样对你不公,但我不敢说出实话,我怕你生我的气……你若是心中有怨,想如何打我骂我都可以!”

顾烟罗听到顾南山这番话,顿时心中轻嗤一声。

还真是可笑。

原来他连自己的心上人都是不在意的。

人死了,还要败坏人家的名声,这般污蔑别人是荡/妇,爬上他的床,还真是说得出口。

他是忘了当初求着人家宋思烟,说愿意为她养孩子,定会将她培养成高门主母了?

真是自私自利到极致。

门外,顾如月被从别苑的暗牢内带出来,她以为是顾南山来救她了,原本已然绝望黯淡的眸子,顿时又亮起来。

她一路都满怀期待。

但当她随着明月来到正堂门前,却听到顾南山污蔑她娘爬上他床的话,她身子一僵,难以置信,启唇问,“爹——你怎能如此污蔑娘亲?我根本不……”

顾南山看顾如月猝不及防出现,他的眼底一闪而过的狠意,不等顾如月说完,便声线涔寒开口,“之前为了安抚你才编造那些话,不想你被你娘影响,过得不如意,阿月,你该好好感恩元氏,她才是养你长大的嫡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