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

优秀文集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

凤点江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中的人物夜容煊晏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凤点江山”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内容概括:一个更称职的。皇上可以放心,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话音落下,外面传来惨叫声:“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饶命啊!”崇明殿内其他内侍和宫女骇然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恨不得就此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啊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皇后。”夜容煊心头恐慌,语气不由强硬了几分,“林英只是听命行事,所有......

主角:夜容煊晏姝   更新:2024-02-12 22: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夜容煊晏姝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由网络作家“凤点江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中的人物夜容煊晏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凤点江山”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内容概括:一个更称职的。皇上可以放心,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话音落下,外面传来惨叫声:“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饶命啊!”崇明殿内其他内侍和宫女骇然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恨不得就此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啊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皇后。”夜容煊心头恐慌,语气不由强硬了几分,“林英只是听命行事,所有......

《优秀文集血崩惨死后杀夫祭天!》精彩片段


夜容煊眼神躲闪:“此……此事朕有苦衷——”


“你的苦衷不是林英失职的理由。”晏姝语气冰冷,强硬的态度毫无转圜余地,“林英既然做不了这个贴身总管,我自会给皇上换一个更称职的。皇上可以放心,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

话音落下,外面传来惨叫声:“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饶命啊!”

崇明殿内其他内侍和宫女骇然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恨不得就此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啊啊!奴才知错!奴才该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皇后。”夜容煊心头恐慌,语气不由强硬了几分,“林英只是听命行事,所有事情跟他无关,你有什么事冲着朕来。”

“皇上别说傻话。”晏姝坐在床前,满眼心疼地看着他伤痕累累的脸,“一个没办法保护主子安全的奴才,要他何用?”

夜容煊浑身疼得像是有火在烧,脑子更是一阵疼痛难忍,可他心里更焦灼林英的安危。

若林英真的死了,他在这个宫里还有可以信任的人吗?

“姝儿。”夜容煊强撑着身体,“让他们住手,不许再打了。”

“皇上是在命令我?”晏姝眉梢微挑,眼底浮现几分讥诮,“那皇上能不能告诉我,今晚你去了何处?”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夜容煊不知突然间哪来的胆子,冷冷说道,“朕的皇宫,朕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赶紧把人放了!”

话音落地,南歌和青雉都诧异地看着他。

青雉心里忍不住琢磨,皇上今晚是被人打傻了吗?居然如此跟皇后说话。

晏姝也罕见地静默一瞬,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来林英在皇上心里确实很重要。”

夜容煊攥着手,强撑着底气跟晏姝对视:“林英是朕身边的人,作为皇后,姝儿不应该擅自处置他。”

他确实是因为被打,所以才有了脾气。

但不是因为被打傻,而是浑身疼痛难忍,晏姝不但不安抚他,关心他,反而在这么多人面前拂他这个一国之君的面子。

夜容煊觉得自己帝王尊严严重受损,恼羞成怒之下,就忍不住想压一压晏姝的脾气。

“皇上这么说话很不应该。”晏姝抬手,理了理夜容煊鬓角的发丝,嗓音凉薄无情,“堂堂一国之君在宫里遇袭,到底是御林军失职,还是后宫内侍失职,我需要弄清楚,看看应该处置谁——毕竟我是一个赏罚分明的皇后,不想迁怒无辜之人,所以还请皇上配合一点的好。”

夜容煊咬牙:“皇后,这么多人面前,你就一点都不顾及朕的面子?”

“皇上原来知道要顾忌面子。”晏姝淡笑,手指滑到他的眼角,轻轻一按,“然而一国之君被人打成这样,皇上还有面子可言吗?”

夜容煊疼得瑟缩一下,听到这句话,恼羞成怒:“朕已经伤成了这样,作为皇后,难道你不应该让太医先给朕看看?”

外面惨叫声还在继续,晏姝面色不惊,从容开口:“霍太医。”

“老臣在。”

“皇上情况怎么样?”

“老臣暂不知袭击皇上之人是谁,但此人手劲很大,像是练武之人,皇上身上伤势严重,脏腑有破裂现象,所以才导致呕血,需要好好用药调养一段时间。”霍太医低头说道,“千万不能再劳累,更不能剧烈动作,需要躺在床上静养。”

晏姝看向夜容煊:“皇上听到了,脏腑受损,需要好好调养。”

夜容煊狠狠咬牙:“刺客胆大包天,竟敢偷袭朕!若朕知道是谁,一定把他千刀万剐!”



晏雪还跪在地上。

按照宫里的规矩,晏姝没叫她起身,她不得擅自起身。

就算跪得双腿断掉,也得老老实实跪着,否则立即就会有手段严厉的嬷嬷把她带出去教规矩。

而此时比起下跪,晏雪更震惊的是晏姝对皇上的态度。

晏姝今天到底怎么了?

她以前在皇上面前分明是善解人意的贤惠模样。

虽总是一副大局在握的架势,可她对皇上还是很温柔的,处处为夜容煊着想,生怕他受了一点委屈。

今晚却如此傲慢,不但让皇上跪着给她捏腿,连起身恭送皇上都不愿意?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者底气,让她跋扈得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

晏雪眉头拧紧,搞不懂晏姝在玩什么把戏。

就算要给她下马威,也不必折辱皇上吧。

凤仪宫安静得落针可闻。

严嬷嬷站在晏姝左侧,青雉站在晏姝右侧。

还有几个宫女站在晏雪左右两侧。

姐妹二人一坐着一跪着,身份尊卑的差距让晏雪心里嫉恨难耐。

不过她很快拂去这种不甘的情绪,下意识地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皇后又如何?

不过是皇上利用的棋子罢了,等你失去了利用价值,还以为自己还能继续做皇后吗?

“严嬷嬷。”晏姝开口,嗓音清冷如雪,“晏雪即将入宫做秀女,你今晚负责教她规矩。”

严嬷嬷应下:“是。”

什么?

晏雪诧异地抬头:“大姐?”

严嬷嬷走过去,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啪!

晏雪吃疼,不敢置信地捂着脸。

“晏二姑娘,在这凤仪宫里,只有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没有你的大姐。”严嬷嬷站在她面前,表情严厉,“请你现在正式跟皇后娘娘行礼。”

晏雪愤怒:“大姐,我是你的妹妹,你不能——”

啪!

严嬷嬷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晏雪大怒,猛地站起身:“你这个贱奴——”

砰!

严嬷嬷一脚踹在她的膝窝,剧痛之下,晏雪砰的一声跪倒在地:“啊!”

双膝像是断裂似的痛苦让她脸色刷白,额头急促地渗出冷汗,疼得面容扭曲,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晏雪。”晏姝目光从她腹部一掠而过,淡淡开口,“既然要入宫,规矩肯定是得学的。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把自己当做新入宫的秀女,而不是本宫的妹妹。”

这句平静无情的话缓缓钻入晏雪耳膜,让她如坠冰窖。

她可以确定晏姝就是故意想整治她,她在利用权力公报私仇。

晏雪心里生出怨恨,然而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忽然捂着肚子,心里划过恐慌。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千万不能有事。

“大姐就不担心父亲生气吗?”晏雪咬牙抬眸,眼底浮现委屈和不甘,“姐姐刚坐上后位,根基未稳,还需要靠着父亲的支持才能坐稳这个位置。若父亲知道我们姐妹不和,一定不会高兴。”

“妹妹真是不懂规矩。”晏姝缓缓站起身,眼神居高临下,冷漠无情,“到了这宫里,生死已由不得你,搬出谁都无济于事。”

说罢,她起身往内殿走去;“青雉,本宫要沐浴。”

“是。”青雉连忙吩咐下去,转头看向侍立一旁的宫女,“浴池里花瓣都放好了吗?皇后娘娘要沐浴,把衣裳、浴香、毛巾都准备好。”

“是。”

宫女们齐齐应下,跟随皇后娘娘而去,独留晏雪一个人孤零零跪在冰冷的宫砖地面上,继续接受严嬷嬷的教导。

“请晏姑娘脊背挺直,跪正!”严嬷嬷严厉的声音听着毫无感情,“宫里的规矩,坐有坐姿,跪有跪姿,站有站姿,丝毫不容疏忽。晏二姑娘今晚先学跪姿,什么时候学得合格了,什么时候才可以起来。”

晏雪攥着手,冷冷看着她:“你只是宫里的一个嬷嬷,说到底不就是个奴才吗?你知道这么对我,以后会有什么下场吗?”

“威胁我?”严嬷嬷表情一冷,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啪!”

砰!

“啊!”巨大的力道之下,晏雪猝不及防摔倒在地,脑袋重重磕在地上,疼得她惨叫出声。

一缕鲜血从额角缓缓渗出淌下,触目惊心。

时间仿佛于此刻静止。

站在殿门处的四名宫女沉默地看着,没有任何反应。

晏雪脑子里嗡嗡的,眼前一片黑雾,剧痛仿佛占据了她所有感官,连严嬷嬷的声音听着都显得格外遥远。

“晏二姑娘今晚若想多受皮肉之痛,就继续负隅顽抗。”严嬷嬷语气冷漠,“我也很想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晏雪轻轻吸着气,眼眶已经发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不敢再尝试触怒严嬷嬷。

宫里教规矩的嬷嬷都是魔鬼,她们心狠手辣,精通各种整治人的手段。若继续激怒她,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保不住。

晏雪心头闪过这个想法,一时只把晏姝和严嬷嬷恨到了骨子里。


她们是跟在皇上身后来的?


皇上今晚只带了林英一个人,连御辇都没坐,可见是偷偷摸摸来的,怪不得不该让人通报。

翠湖和翠红吓得脸色发白。

皇上私会不洁之女晏雪,被皇后娘娘逮个正着?

帝后会不会起冲突?

严嬷嬷没有通报,青雉也未出声,其他人自然不敢擅自开口,否则皇后娘娘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们即刻被拖出去乱棍打死。

一片安静之中,晏姝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到殿门处,朝内殿方向看过去。

背对着正门的夜容煊和晏雪像是鹊桥会似的,正在柔情似水地互诉衷肠。

晏姝就这么倚在殿门一侧,优哉悠哉地听两人说话。

“皇上今晚怎么过来了?”晏雪语气里的惊喜一点都不像是伪装,而是真情流露,“嫔妾日夜念着皇上,天天盼着见到皇上的面。”

“朕也是。”夜容煊握着她的手,语气温柔而心疼,“你的伤怎么样了?”

“皇上来了,感觉就不怎么疼了。”晏雪声音低婉,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皇上这几天好吗?皇后姐姐有没有为难你?”

夜容煊沉默片刻,面色晦暗不明:“晏姝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变得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晏雪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跪坐起身,咬着唇看他:“皇上不觉得姐姐以前都是伪装吗?”

“什么意思?”夜容煊皱眉,“你的意思是,她以前的温柔都是假的?”

“大姐从小脾气就不好,眼中无父无母,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晏雪低着头,以一副柔弱无辜的语气败坏着姐姐的名声,“听说我娘进门时,她的母亲就大发脾气,小小年纪的大姐还把我娘推下河,导致我娘在床上躺了三天才醒。”

夜容煊皱眉,表情若有所思:“原来她竟是这样的人。”

“是啊,外人谁会想到一个几岁的孩子就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呢?”晏雪黯然苦笑,“他们都只看到父亲喜欢我娘和我,却不知道父亲以前对大夫人也是捧在掌心。只是她们母女一次次作恶,才导致父亲对她们寒了心。”

夜容煊握着她的手:“让你受委屈了。”

“皇上,我没事。”晏雪重新挂起笑意,“只是这些事情憋在心里太久了,一直没有一个能倾诉的人,皇上以后每晚都来好不好?就算什么也不做,只听我说说话都是好的,不然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孤孤单单,她们跟我说话都不愿意。”

她们指的是谁,夜容煊心里自然清楚,只是他暂时还不能惩罚这些宫女。

或者说,他可能连惩罚宫女的权力都没有。

若是因为惩罚几个宫女而惊动晏姝,被晏姝知道他来了晏雪这里,只怕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

夜容煊这般想着,忍不住又开口安慰她几句,并保证以后有时间会经常过来看她。

晏雪抿了抿唇:“再过几日,雪儿就要搬去宝成殿住了,到时还上去见我会方便吗?”

宝成殿的正主是沈嘉心。

若她有意刁难,以后她跟皇上见面只怕都难了。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夜容煊既有耐心地安抚,“过几日是你父亲的大寿,朕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晏雪闻言一喜,皇上的意思是要借着父亲的大寿之喜给她晋升,让她也做一宫之主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以后就每天都可以跟皇上幽会,就算晏姝反对,也不可能天天晚上盯着他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