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成残王心尖宠

重生成残王心尖宠

青扇扇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容九,侯府九小姐,丑陋无才,命格克亲,从小被养在乡下。因医术高超,被太子利用,榨干所有价值后丢进深井溺死。临死前才知道,她出生就被人调换身份,别人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本该是她的一切,后来她的家人全为她而死,成为太子的踏脚石!一朝重生,她宛如地狱归来的恶鬼,让仇人战栗胆寒,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没想到一不小心,却成了亲生家族的团宠,令她收起了一身尖刺。身为替嫁的凌王妃,她和...

主角:慕容九君御炎   更新:2024-04-16 14: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九君御炎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成残王心尖宠》,由网络作家“青扇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容九,侯府九小姐,丑陋无才,命格克亲,从小被养在乡下。因医术高超,被太子利用,榨干所有价值后丢进深井溺死。临死前才知道,她出生就被人调换身份,别人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本该是她的一切,后来她的家人全为她而死,成为太子的踏脚石!一朝重生,她宛如地狱归来的恶鬼,让仇人战栗胆寒,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没想到一不小心,却成了亲生家族的团宠,令她收起了一身尖刺。身为替嫁的凌王妃,她和...

《重生成残王心尖宠》精彩片段

  “你带回来的孩子,是想当她干娘,还是只是看她可怜,将她随意养在身边,你可想好了?”

  君御炎抬着幽沉的眸子,看着慕容九。

  “当然只是养在身边,让他有个住处。”

  她现在的身份是凌王妃,就算她想认,也得考虑君御炎的感受啊。

  “你了解她的身份吗?知道她是什么人?”

  慕容九诧异的看向他,“王爷知道小文的身份?”

  她并不知道暗卫的事情,但是当时两个侍卫都在旁边,应该看到了玉娘给的玉佩,并禀报给了君御炎。

  “她是云滇王的女儿,本王还得叫她一声侄女。”

  “什么?云滇王?”

  慕容九眼底惊讶更浓。

  云滇王是异姓王,早年与先帝共同打下江山,其王位也是世袭的,君御炎口中的这位云滇王,是第三任,与君御炎算是同辈。

  她之所以对这位云滇王印象深刻,是因为上辈子云滇王反了,杀上京城,但被君昊泽反杀。

  君昊泽用他的人头立功,成功坐上了太子的宝座。

  那时候君御炎已经死了,但是皇上疑心病重,怀疑过君昊泽,所以一直不曾立储。

  这一次的立功,使得朝堂上众多大臣再次提起立储之事,这才让他当上了梦寐以求的太子。

  君昊泽当上太子没半个月,慕容曼等不及了,设局让她听到君昊泽与其的对话,然后她便被太子灭口。

  死前那一幕仿佛就在眼前,死亡的窒息感突然将她笼罩,她的身体晃了晃,快要倒下时,君御炎快步过来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他休息的软榻上。

  “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大夫?”

  “不用,我缓缓就好了。”

  她只是一时联想到了临死时的痛苦,缓缓就过来了。

  君御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见她神色间对水有些抗拒,便将水放远。

  慕容九强迫自己不去想,她继续想云滇王的事情。

  她忽然抬头问君御炎:“王爷,您觉得,云滇王像是会谋反的人吗?”

  君御炎微微蹙眉:“为何如此问?”

  “您只需告诉我,您对他的印象。”

  君御炎肯定的说道:“他不可能谋逆。”

  他的语气太笃定了,他好像很了解云滇王。

  “云滇王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倘若你是在哪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不必信。”

  可前世云滇王的确带着兵杀上了京城。

  那么,只剩一种可能。

  这件事得益最大的是君昊泽,所以很有可能是他逼着云滇王谋反。

  接着她便想到了小文。

  一切都能连接起来了。

  前世,可能玉娘死后,小文不知沦落到何处,最后被君昊泽发现了身份,便以小文为威胁,逼其造反。

  她记得,云滇王没有孩子,那么小文应该是他唯一的孩子。

  但这也只是她的猜测,除非玉娘在云滇王心目中地位很深,否则,云滇王没必要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孩子来京城送死。

  “你在想什么?”

  慕容九脸上的神色太复杂,君御炎忍不住询问出声。

  “我在想,您是怎么知道小文身份的,是因为这半块玉吗?”

  她从怀中将玉娘珍而重之的那半块玉佩拿出来。

  君御炎看着她白皙的手,那块幽绿的玉石衬得她掌心更白,指腹上的红润都清晰可见。

  他喉结滑动:“嗯,侍卫给我描述了玉佩的模样,而我早年见过云滇王腰间的玉佩,加上这几年云滇王一直在找一个叫玉娘的女人和孩子,所以小文的身份很好猜。”

  原来如此。

  云滇王找了几年的话,那说明玉娘在其心中的地位并不低。

  那么她先前的猜测,也许很接近真相了。

  君昊泽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恶毒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同君御炎说小文的性别。

  因为她带小文来的是凌王府,不能让他不知情。

  “王爷能猜出小文的身份,其他人也肯定能,刚才我问王爷的那句话并未危言耸听。”

  她说的是“谋反”的那句话。

  她继续说道:“其实小文并非女孩,只是玉娘给他做女孩打扮,事实上,他是男孩子。”

  “男孩儿?”

  君御炎确实有些诧异,但转念一想,也很正常。

  云滇王有妻有妾,但多年来没有一个子嗣,玉娘生的是他唯一的孩子,为了保护这个孩子不被伤害,把他扮做女孩要比男孩更安全一点。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慕容九会提到谋反的事,她的意思是云滇王会为了这个孩子对抗朝廷?

  “王爷,我会不会给您招来麻烦?如果是这样,我……”

  “不麻烦,多个人,不过是多双筷子,王府养得起。只是你自己,刚才你也说了,本王能认出,其他人也能认出,难保不会有人生出什么歪心思,本王建议你,将他送回云滇王的身边。”

  “可是,玉娘她……”

  “这个孩子是下一任的云滇王,但他留在你身边,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应该让他自己选择。”

  慕容九抿了抿唇:“我明白了。”

  若是不知道前世的事,她可能会遵循玉娘的遗愿。

  但上辈子云滇王惨死,小文估计也没有好下场,让小文回到亲生父亲身边,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我会去问小文的。如果他愿意,还要烦请王爷先派人将这块玉佩送给云滇王。”

  君御炎点头。

  慕容九回去,等小文醒了,便开口问他要不要回亲生父亲那里去。

  谁知小文很抗拒:“不要!娘亲说我没有父亲,让我永远都不要回去!我恨他,是他害死了我娘亲!”

  她张了张嘴,竟不知小文会是这样的反应。

  既然如此,这件事也就暂且作罢,她有机会了再好好劝劝小文。

  停灵三天,第四日下葬,慕容九带着小文去送玉娘最后一程。

  小文哭得不成人样,但生离死别,不就是这样吗?

  哭完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过日子。

  让侍卫护送小文回王府,慕容九则去见柴掌柜。

  柴掌柜盘下了一个铺子,她这还是第一次过去看,不得不说,柴掌柜的眼光很独到,这个位置现在很冷清,但不久之后,内城外扩,这里的店铺将变得非常吃香。

  “王妃,您来了?”

  慕容九看他脸色不错,问道:“囤好粮食了?”

  “是,您给的钱,除去店铺、仓库、人工等花销,剩下的,全囤了粮食。”

  她满意点头:“短短三日时间,能办到我交代的事,柴掌柜果然很有能力。那么接下来,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柴掌柜。”



君御炎一向穿的,都是非黑即白,今日竟然穿了一身天青色带云纹的浅色衣裳,脸上的面具也在进屋后摘了下来。

慕容九看得眼前一亮。

他身上本身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又生得高大,脸上的疤痕消退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般骇人,与他本身的俊朗相比,这点疤痕并不起眼。

他穿黑色白色同样好看,只是会显得比较冷漠矜贵,这身浅色的衣裳,仿佛给他身上带了不一样的温度。

感觉他的气质好像更加温和了,是错觉吗?

慕容九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他看,连忙问道:“王爷用膳了吗?”

“没有,本王已经吩咐厨房送过来。”

她点头,又问:“那王爷今日用药泡脚了吗?”

“忘了。”

君御炎确实忘了,他换好衣裳,一心要过来,便忘了泡脚的事。

慕容九心中一喜,太好了,在这里,君御炎总不至于要将她撵出去不让她看。

“那我让侍卫去给您拿过来?”怕他拒绝,她道:“您每天泡才有效果。”

君御炎猜出她的心思,她就这么想治好自己的腿?

她是不是也知道了自己是当晚的人?

那日他特意留下了一块玉佩,玉佩背面有他的“炎”字,没理由认不出来。

想到这里,君御炎便坐立难安起来,他想与慕容九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厨房很快便送来了饭菜,都是清淡的饮食,没有大鱼大肉,只有一道鲫鱼汤,熬得浓白,散发出香味,没什么腥气。

但慕容九还是没胃口,她早孕的反应更加严重了,有时候闻到荤腥就想吐。

君御炎道:“阿九,再陪本王用点。”

慕容九只得在他旁边坐下。

春桃过来帮她盛了一碗鱼汤,慕容九忍着反胃喝了几口,就再也喝不下去了。

君御炎眉头微蹙,正好此时施公公回来了。

“王妃,王爷命老奴从醉仙楼拿咸菜来,正好他们的大厨新做了几样小咸菜,您尝尝合不合胃口?”

施公公是跑着来的,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汗。

慕容九诧异的看向君御炎,所以上回的咸菜,不是随手买的,是他看自己没胃口,特意为自己带回来的吧。

“尝尝吧。”

“好。”

她夹了一块腌黄瓜,脆生生的,有点酸,但对她来说,味道刚刚好,她眼睛微亮,就着几道咸菜吃了一碗肉糜粥。

她吃完,君御炎也放下筷子,叫人将吃食撤走,开窗通风。

白傲霜进去擦地的时候,看了没戴面具的君御炎一眼,眼神都差点转不动了。

她早先还觉得慕容九一个丑女,与凌王一个残废是绝配,却没想到,凌王的脸并不如传说中的那般骇人,反而贵气又俊朗,令人难以挪开目光。

这样好看的王爷与慕容九在一块儿,简直就是糟践了王爷!

白傲霜心里这样想着,忍不住心思荡漾起来,她平日都是蹲着擦地,这回,她故意跪着,压低腰线,将她傲人的身姿展露出来。

她觉得,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而且还有慕容九那个丑女在旁边做对照。

她搔首弄姿的擦地,微微抬头,露出精致的脸庞,但下一瞬,她却对上了凌王冰冷的目光。

“施公公,把她拖出去。”

白傲霜美目睁大,不敢置信。

施公公像是做惯了这种事,揪着她的头发,就把她给拉了出去。

“好你个狐媚子,竟当着你主子的面勾引王爷,看咱家不好好教你规矩!”

慕容九都怔住了,她自然也看到了白傲霜故作姿态,一般男人要么被勾引,要么当做没看见,没想到君御炎竟二话不说,就让人给拖出去了。

像他这样的正人君子可不多。

他这样的,才能当一位明君。

慕容九心中愈发坚定了要治好他腿的想法。

她听见外面已经没了声音,不知道施公公将人带哪里去了,便道:“王爷,翠花留着还有用。”

君御炎颔首,他知道当日慕容九将白傲霜买下是有目的的,他说:“施公公有分寸。”

慕容九笑了,她喜欢和君御炎打交道,不用多解释,他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春桃,你让珍珠起来吧。”

珍珠还跪在雨中,之前假晕了一次,被她用银针“救醒”了。

君御炎没有多问,但他清楚,慕容九既然会惩罚珍珠,那么心里应当不会对二皇子有多在意,今日她没有去赴约,就是最好的印证。

慕容九一心想着给君御炎治腿,叫人去打热水,一边道:“其实泡药浴效果会更好,只加入三个药包就够了,王爷以后可以试试。”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啊?”

她愣了一下,君御炎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他之前在这里,也只是打水假装沐浴,实则没有下过水。

慕容九记得他说他不喜欢与人有肢体碰触,在这边沐浴,难免不方便。

她愣神间,下人已经把水倒进了里间浴房的浴桶里。

来回几趟,浴桶已经半满了。

春桃喜滋滋的拿了三个药包放进去泡着。

“小姐,施公公说姑爷不喜欢外人伺候,那奴婢就先出去了哦。”

门被春桃关上,空气都仿佛凝聚了。

君御炎坐在烛光下,正拿着一本兵书看。

慕容九也想出去,但是她又想看君御炎的伤腿,不看看,她也没法给他治疗。

但看君御炎沐浴,又不太合适,他们俩只是假夫妻啊。

思绪来回拉扯,慕容九最终还是留下来了,她得帮他治腿,只有这样,他才能再被皇上看重,太子之位,绝不能便宜了君昊泽!

反正她只看腿,别的地方绝对不会多看上一眼的。

等水温降下来的时间显得有些煎熬,慕容九也拿出了一本师父留下来的医书在看。

但满怀心事的两个人,看了半天也没翻页,不知看进去了几个字。

约莫着水温差不多了,慕容九先进去摸了一下,回头正要喊他,他已经走了进来。

高大修长的个头,走进来仿佛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深邃的双眸幽深,叫她心脏怦怦乱跳。

小说《重生成残王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