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大海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

优质全文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

三二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三二五”又一新作《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姜云韶孟世子,小说简介:孟星河心口的那团郁气忽然烟消云散了。原来,不是四姑娘拿他当贼防,是姜夫人在防他啊……四姑娘不仅不讨厌他,反而很乖的要来问问他的意见呢。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抬头看着院墙。下一刻,他看到姜家四姑娘从那墙上露出了头,趴在上面望着他,笑得灿烂如花。“孟哥哥——”“……”他凝视着暖阳下那张比阳光还温......

主角:姜云韶孟世子   更新:2024-04-03 10: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云韶孟世子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由网络作家“三二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三二五”又一新作《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姜云韶孟世子,小说简介:孟星河心口的那团郁气忽然烟消云散了。原来,不是四姑娘拿他当贼防,是姜夫人在防他啊……四姑娘不仅不讨厌他,反而很乖的要来问问他的意见呢。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抬头看着院墙。下一刻,他看到姜家四姑娘从那墙上露出了头,趴在上面望着他,笑得灿烂如花。“孟哥哥——”“……”他凝视着暖阳下那张比阳光还温......

《优质全文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精彩片段


说完这几个,三七又说,“至于其他人家里养的,那就是看家护院的乡下土狗了,小时候憨憨的挺好看,长大了就不漂亮了,世子您要是养这种狗啊,就……就有点配不上您的身份。”

孟星河点头。

这么看来,隔壁四姑娘适合养嘉宁郡主家那种京巴犬,温和黏人,不正适合小姑娘和小朋友养着玩么?

只不过……

嘉宁郡主性子高傲,一般不搭理人,姜家四姑娘想去找嘉宁郡主讨一只狗养,怕是不那么容易。

孟星河用舌头抵了抵嘴里的果脯,抬眸平静地看着隔壁。

如果四姑娘当真喜欢嘉宁郡主的京巴犬,他也不是不能帮忙要一只来。

虽然被人家当了一回登徒子提防着,可是人家只是乖乖弄她自己的院墙,并未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他一个大男人,没必要那么心胸狭隘。

“行,我知道了,扶我起来。”

孟星河收回视线,示意三七扶他回屋。

他刚搭着三七的胳膊站起来,这时候,他忽然听到隔壁又传来了四姑娘那动听的嗓音——

……

隔壁韶光院。

姜云韶故意说了那些话以后,就美滋滋地搂着弟弟望着天空,任由隔壁美男子自己去胡思乱想。

坐了一会儿,院子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她扭头一看,发现是大哥姜寒松带着工匠来了。

她立刻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大哥,你这么快就把工匠找来了啊?”

姜寒松温柔说,“嗯,你已经在这里住下了,那院墙自然应该早一点修整好,否则有贼人闯入怎么办?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可制服不了贼人。”

姜云韶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三个扛着工具的工匠。

她眯了眯眼,一脸乖巧地说,“大哥,我知道娘是为了我的安全才让人重新弄这个院墙,可是我瞧着中间这院墙好像跟隔壁侯府相连,按理说该是我们家占半边,隔壁侯府也要占半边,我们今儿要修整院墙,是不是应该跟住在隔壁的孟哥哥打个招呼呢?”

姜寒松想了想,点头说,“行,那我让工匠先去弄后面靠巷子那堵墙,至于共用的这堵墙就等问过侯府以后再说。”

姜云韶乖乖点头。

她见工匠扛着两个梯子,笑眯眯说,“阿叔,你们梯子借我一个,帮我靠在那墙上——”

工匠连忙答应,飞快扛着梯子来到墙边靠着。

然后,姜云韶趁着姜寒松还没反应过来,拎着裙摆噔噔蹬跑到梯子边,笑眯眯爬了上去。

“孟哥哥——”

……

隔壁。

孟星河停下来,听着隔壁的对话。

然后,他听清了姜家四姑娘说,这院墙是她娘要修整的,还说动这堵墙之前她要先来征询一下他的意思。

一瞬的怔愣过后,堵在孟星河心口的那团郁气忽然烟消云散了。

原来,不是四姑娘拿他当贼防,是姜夫人在防他啊……

四姑娘不仅不讨厌他,反而很乖的要来问问他的意见呢。

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抬头看着院墙。

下一刻,他看到姜家四姑娘从那墙上露出了头,趴在上面望着他,笑得灿烂如花。

“孟哥哥——”

“……”

他凝视着暖阳下那张比阳光还温暖的笑脸,听着那一声娇软的沁人心脾的“孟哥哥”。

他嘴里那连果脯都化解不了的苦涩,一瞬间就被小姑娘的笑容和甜甜嗓音化成了无上的甘甜。

“哎。”

他眯着眼笑,一边温柔答应,一边抬手跟姜云韶轻轻挥了挥,“四姑娘早啊。”


沈云殊一愣,眼睛刷的一下亮了,“好!”

他特别激动,“那这么短命的姐z夫,我们去哪儿找啊?”

姜云韶低声说,“孟家哥哥就是很不幸的短命之人,他活不了多久了……”

沈云殊眼睛更亮了,“那我们……”

姜云韶笑着说,“我们就把他拿下。”

沈云殊连连点头,“好!好的好的!就要他了!”

姜云韶捏着他小耳朵,低声说,“那你以后就多找他玩玩,你经常去找他,我就能跟着你一起去找他玩了。但是殊儿,你不可以让他知道,咱们是因为他生了病才想要他做姐z夫的——”

她搂着弟弟,慢慢嘱咐,“孟哥哥他本来就活不久了,很可怜的,要是知道咱们跟他玩居然是在盼着他死,那他得多难过啊是不是?咱们就假装是看上了他的英俊容貌和温柔气度,咱们开开心心哄着他走完最后几个月,让他含笑离开人世,好不好?”

沈云殊乖乖点头。

他也觉得孟哥哥好可怜。

那么温柔的呀,怎么就活不长了呢?

他靠在姐姐怀里,忽然他抬起头说,“不对呀姐姐,咱们这样不是在骗他吗?”

姜云韶拍了拍他脑袋,“不是,咱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他被他未婚妻抛弃了,满京城的大家闺秀呢又都知道他要死了不肯嫁给他,可他现在急需一个出身名门的妻子给他生孩子,我刚好可以替他做这件事,我可以成全他。而我呢,需要嫁人来应付官府律例,他的各方面条件刚好符合我的要求,他可以成全我——所以你看,我跟他是各取所需,我们不亏心,懂吗?”

沈云殊乖乖哦了一声。

他拨弄着姐姐的耳环想了想,忍不住又说,“虽然姐姐说得很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在骗他……”

姜云韶轻笑,“好吧,我承认,是有一点点欺骗他,不过我要是能跟他成亲,再有个殊儿这么可爱的孩子,那等他去世以后我肯定会好好抚养他的孩子长大,给他们孟家延续香火,这样一来,我们是不是就没有一丁点对不起他了?”

沈云殊一愣,随即释然了。

他开心地说,“那姐姐一定要给孟哥哥生个好乖好聪明的娃娃,以后我跟姐姐一起养娃娃,把娃娃养得又可爱又能干,这样孟哥哥就能瞑目啦。”

姜云韶低头看着这小子,噗嗤笑出了声。

她跟孟星河八字还没一撇呢,殊儿就开始跟她讨论怎么养她和孟星河的小娃娃啦?

还天真无邪的说什么让孟哥哥瞑目,啧,人家孟哥哥现在还没死呢,瞑不了目。

“姐姐你快,搂着我,我要趴窗户上看看外面,你搂着我,别让我掉下去了……”

沈云殊在乡下生活了很久,终于又看到了这么繁华的街道,他忍不住掀开车帘趴在窗户上看,还撒着娇要姐姐搂着。

“好。”

姜云韶温柔应了。

她靠着车壁,心里想着那簪子的事。

她那簪子里面有玄机,还有剧毒,也不知道孟星河有没有发现……

若是发现了,孟星河会怎样看她这个随身携带杀人利器的女子呢?

他会不会被吓破胆,对她彻底没兴趣了呢?

啧……

好歹也是个世家子弟,应该没那么怂那么废吧?

若是那孟星河当真那么怂,不敢惹她,那她就只能去寻找下一个有权有钱长得好看的短命鬼了。

“哇!姐姐快看!你快看啊!”

“……嗯?”

沈云殊神神秘秘的嗓音,唤回了姜云韶的思绪。

姜云韶倾身,顺着弟弟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一瞬间,官府门口张贴的一张巨大型的通缉令落入她眼眸——

江洋大盗鬼面双煞……

罪恶滔天,一月前又杀朝廷命官江州知府……

取二人首级者,赏万两黄金……

“姐姐!”

沈云殊眨巴着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姜云韶,在她耳边得意地说,“我们爹娘的脑袋好值钱呀!”

他抱住姜云韶的脑袋,又低声哼道,“可是,江州知府明明是姐姐你去杀的呀,关爹娘什么事?他们早就金盆洗手啦!这群废物!大废物!抓人都抓错啦,活该他们一辈子抓不到!”

姜云韶轻笑出声。

她搂着激动得不得了的弟弟,勾唇又看了一眼那通缉令,便将车帘放下。

她向弟弟竖起一根手指,“嘘,这是咱们家的秘密。”

沈云殊点头,捂着小嘴巴低声说,“我知道的啦,我不会跟外人说的,我才不会害我爹娘和姐姐丢掉性命呢!”

顿了顿,他幽怨地瞅着姜云韶,哼哼起来,“爹娘和姐姐都坏,都不肯告诉我这个秘密,要不是我自己偷偷发现了,你们肯定要瞒着我一辈子啦!”

姜云韶失笑。

她用额头抵着弟弟的额头,柔声说,“我们不是存心想瞒着殊儿,谁让殊儿年纪太小了呢?我们怕殊儿说漏嘴了呀,我们是打算等殊儿十岁了就正式开祠堂告诉你的……”

沈云殊噘了噘嘴,“哼!”

姜云韶搂着弟弟,跟弟弟一同回忆起了半年前那个夜晚。

那天深夜,爹娘把弟弟哄睡下以后,就跟她一起来到祠堂。

爹娘领着她给祖师爷上了香,对祖师爷宣告她已经将爹娘的本领全都学了去,可以出师了,从今以后爹娘就要金盆洗手,再也不沾血腥。

然后,爹爹就豪气地拿出了一个镶嵌着宝石的大金盆,往里面倒了半盆子热水,又拿出一篮子不知何时准备的娘最喜欢的蔷薇花瓣撒里面,开始跟娘一同洗手。

在她蹲一旁托腮羡慕爹爹对娘的宠爱时,哐当一声,有人推开了门。

她和爹娘同时扭头看去,就看到本该睡着的弟弟抱着他的小老虎布偶单手叉着腰,威风又得意地冲他们大笑。

她们惊呆了。

娘诧异问他,我不是给你喝了安神药吗?

弟弟他特别得意地说,没想到吧,我全都吐出来啦!你给我喝那么苦的药,都不甜甜,我能乖乖咽下去吗?你一转身我就吐床底下啦!

她跟爹娘不禁沉默望着狡猾的小崽崽。

失策了。

看来下一次要给他下药的时候,要准备甜甜的药才行。

得意的小崽崽在他们三双眼睛注视下大摇大摆走进来,指着那个大金盆问他们,我躲在外面听好久了!你们一直在说金盆洗手金盆洗手,这个金盆洗手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她和爹娘绞尽脑汁忽悠弟弟。

谁料,弟弟居然不上当!

弟弟他叉着腰说,你们不要当我傻,你们不告诉我,那我可要出去问别人啦,我要问问他们,我爹娘大半夜不睡觉偷偷金盆洗手,他们是在干什么坏事!

……弟弟这威胁,真的是蛮吓人的。

因为金盆洗手,真的不是正经人会干的事。

一说出去就保准完蛋。


找个女儿回来,怎么还到了要把家都搬空的地步呢?

她走上前挽着爹娘各自一条胳膊,将脑袋靠在爹娘双肩中间,跟小孩子一样左摇摇右晃晃的娇声撒娇——

“爹~”

“娘~”

“我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

“我知道你们疼女儿,可是你们要给女儿一点点适应的时间啊,太奢华了女儿会睡不着觉的,女儿一到晚上就会担心有坏人来偷走它们,女儿会守着它们一直不睡的,你们也不想女儿这样烦恼吧?”

她侧眸望着姜夫人,“娘,咱们先就这样成不成?”

她又侧眸望着姜席玉,“爹,成不成?”

不等两人说话,她就退后一步,同时望着两人说,“我觉得成!爹,娘,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等女儿适应了这样的奢华,你们再为女儿添置其他的,至于今天呢就先这样了,谁也不许再加了,再加的话……”

她摇着两人的胳膊笑,“再加的话,女儿就要不高兴了。”

姜席玉和姜夫人特别享受女儿的撒娇。

虽然他们很想把所有好东西都给女儿置办上,可是女儿都这样软绵绵地威胁他们了,还说要生气了,他们哪儿还敢再弄好东西来?

他们可舍不得女儿生气。

因为啊,他们手里攥着的那些宝贝加一块儿,也比不上女儿这个大宝贝啊,女儿才是他们真正的宝贝。

“行,听你的,等你适应了咱们再加。”

夫妻俩相视一眼,然后同时笑着应了女儿。

“爹娘最好了!”

姜云韶笑着又抱了抱他们,然后温柔推着他们出门。

“爹,娘,时候不早了,你们快回去歇着吧,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女儿也要好好看看我的新房间了,我得一个人关起门来悄悄看一看,偷偷乐一乐——”

姜家夫妻俩本来还想多陪陪女儿,可是听到女儿说要关起门来偷偷看她的新房间,夫妻俩立刻将话咽了回去。

还悄悄看,偷偷乐,他们韶儿真可爱。

他们笑眯眯任由韶儿将他们推到门口。

他们指着边上四个奴仆,跟姜云韶说,“你刚来,怕你夜里害怕,我们给你院子门口安排四个守夜的,两个婆子两个家奴,你有什么事让你丫鬟喊一声就行。”

他们摸了摸姜云韶的脑袋,“到了新家,第一个夜里肯定会睡不安稳,让巧娘给你点上安神香,今晚好好睡一觉,多住几天就习惯了。”

姜云韶看了一眼四个奴仆。

爹娘这是把他们自己院里守夜的都给拨过来了。

真是待她贴心极了。

她乖乖点头,“好。爹,娘,你们也要让丫鬟点上安神香,我猜你们肯定会翻来覆去的担心我失眠,没准我都睡着了,你们还望着我院子的方向辗转难眠呢,对吧?”

姜席玉和姜夫人还想再交待几句,听到女儿这话,他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行了行了,他们不能再说下去了。

再絮叨下去,女儿就要把他们看穿了。

他们爱不释手地又抱了抱女儿,才领着人离开了。

姜云韶目送他们远去,含笑跟守门的四个奴仆打过招呼,便关上了门。

她回到房里,低头看着已经趴在小榻上睡着的沈云殊。

这个小家伙啊,就是人来疯。

今天下午见奴仆们热热闹闹搬家具摆设,他也非要帮忙拿小件的东西,这般跟着大家一趟一趟的跑,跑了一下午,能不累么?

巧娘正在拔步床那边归置被褥,见姜云韶在给沈云殊脱鞋,她连忙过来。

小说《新婚后,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